1alt1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超能仙醫 肉丸-第八百五十八章 真的救回來了!看書-4tzy6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救,救回来?”
在场几人,都被这个说法给吓到了。
尤其那四名法医,相视怔然,满脸惊愕。
下一刻,他们重新聚在魏萌身边,查看她是否为假死状态。
“唐兄弟,难道魏萌还活着吗?”
黄文昌难以置信开口,他才刚刚上任,所管辖区域就发生命案,可以说,在场这些人里,他是最希望看到魏萌死而复生的了。
钟意浓笑了笑,说道:“既然我弟弟都这么说了,老同学你就放心吧。”
巾帼红颜:穿越之我是穆桂英
“请不要把我们当傻子!”
那位年长法医却是沉喝一声,把魏萌的手臂放回原位,“一没有脉搏二没有心跳,你还说人没有死,难道你不懂得死者为大的道理,在这里一再戏弄死者,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其他法医也纷纷皱眉表态。
“是啊,人都死了,还在这里夸大其词。”
“先是质疑有人伪造死因,再是说人还没死,你说话到底有没有一点逻辑。”
“我认为他就是想在人前显圣,让黄警首能够注意到他,小子,有时间动这种心思,还不如多学学医术,少走这种歪门邪道!”
音浪重重,直接把唐锐塑造成夸夸其词,示好警首的谄媚小人。
钟意浓俏脸微沉,正想要出言反击,却被唐锐微笑阻拦。
走到魏萌身边,唐锐将针包取下,刚一打开,就把四位法医的视线彻底看直。
“太乙金针!”
年长法医惊讶的叫出这个名字,“我记得,这太乙针是在中医会会长的手中,难道……”
说到这里,他眼中的震撼更甚数倍。
因为他突然想起,那位中医会长就是姓唐。
而且,先前权智胜确实称呼他为唐会长。
其他人亦是面面相觑,震惊同时,也感到阵阵惧怕。
他们刚才说了那么多唐锐的坏话,也不知道会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首先,先解释她脖颈上的指印。”
唐锐说话间,取出两枚银针,分别刺入魏萌的脖颈两侧,随着他手指轻捻,本没有那么深邃的指印,颜色很快就变重起来。
法医们顿时惊呆,在他们的认知里,这是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年长法医快速走了上来,翻看着那些指印,惊叹连连:“之前我们都被骗了,这种程度的指印,足以让一个人窒息致死!”
“我想,懂得这种按摩手法的人,要么是那个男性朋友,要么就是已经离开的权老。”
唐锐笑着说道,“只要魏萌醒过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仙 墓
年长法医心领神会的退到一边,由于兴奋,掌心里满是细密的汗水。
下一秒,唐锐又取出几枚银针,分别落在中府、灵墟、华盖、天突等穴位,不消片刻,银针变色,如同灿金。
这画面对四位法医而言,就如同那些信徒看到自己的真神显灵一样,几人全都露出了朝圣一般的神色。
而更惊人的是,随着银针变色,平静如海的胸口,竟出现了微微起伏。
“这是……”
年长法医双眼撑圆道,“呼吸?!”
哪怕猜出了唐锐的身份,他也并没有真的相信,唐锐拥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当这一幕真正发生,年长法医彻底惊呆了。
“真,真的把死人救活了?”
“我没有那么神。”
投降吧芒丫头
唐锐笑着说道,“能唤醒她,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死,而是处于一种龟息的状态。”
“咳咳!”
出现呼吸之后,魏萌很快咳嗽起来,惨白的面色也因为呛住气息,而变得涨红无比。
等她喘息均匀,也慢慢睁开双眼,恢复清明。
“唐锐,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他们都是谁!”
魏萌本能的摆出防御姿态,而当她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挂时,顿时慌到极点,用力把白布裹在自己身上。
随手把外套丢给魏萌,唐锐三言两语把事情经过叙述出来。
“我竟然死了一遍……”
听完,魏萌自己都无法相信,但很快她就流露出滔天的愤恨,“那个混蛋竟然想掐死我,把电话借我,我现在就要派人杀了他!”
黄文昌一皱眉,提醒道:“魏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辞。”
唐锐则是轻声询问:“你口中的那个人是谁?”
“武盟长老,盛白袍。”
魏萌几乎是脱口而出。
仇恨让她忘记了自己的阵营,现在的她,只想杀死盛白袍报仇雪恨。
这时,钟意浓凑近到唐锐身边,小声解释:“难怪黄警首不愿透露他的名字,这盛白袍在整个北方白道都颇有人脉,只是没想到,他竟还是武盟的长老之一。”
“他就是个变态,魔鬼!”
魏萌一把抓住唐锐的手臂,热忱的看着他,“你的修为很高对吧,帮我杀了盛白袍,拜托你了!”
唐锐好笑道:“这种事不应该求助你的唐烈公子吗,还是说,你不想让唐烈招惹武盟这样一个大·麻烦?”
这话顿时把魏萌噎住。
她早已投靠唐烈阵营,自然不愿让唐烈去冒这个险,只是她没想到,唐锐会一针见血戳中她的如意盘算。
轻吸口气,魏萌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说道:“唐会长,你都已经大仁大义救了我一命,就帮我这一次吧。”
可惜,唐锐身边美女如云,又怎会吃她的颜。
眉峰微挑,唐锐淡然开口。
“救你,是因为你有被救的价值。”
“阎太升突然站出来认罪,并且把矛头指向我,这是你掀起来的舆论风暴吧。”
“想继续活下去,就把这场风暴平息,然后,再给我掀起另一场风暴。”
魏萌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你休想,我不会背叛唐烈公子的。”
“那可不见得。”
唐锐笑着说道,“在黄警首和几位法医到场之前,国医会的权智胜已经提前赶到,大概率是他掩盖了盛白袍留下的指印,换言之,如今在唐烈那里,你已经是一枚弃子,盛白袍才是新的合作伙伴……”
“不可能!”
魏萌目光狠厉,振声打断。
唐锐也不多废话,直接转身:“可不可能,你自己判断,姐,这里的劣质香水味道太熏人了,我们回去吧。”
就在两人快要打开房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魏萌的声音。
“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