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my1熱門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262章:下落不明閲讀-vxb27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李承乾为了掩护农场民夫与乾字营收割最后的农作物,而孤身引走敌军。
并且在之后就没有回来。
婚宠1001夜
一天,两天,三天……
李勣抵达了河套地区之后,他几乎什么都没有做。
没有直接前往前线,更没有指挥大军作战。
他只指挥着那些人,到处寻找李承乾的身影。
可到最后,找到的只有李承乾剩下的那杆染血的银枪,以及那匹不知道跑到何处又跑回来的白马。
望着手中长枪。
李勣只觉得满心苦涩。
这让自己如何与李世民交代呀……
屠場
可不管怎样,他还是要将这消息呈报给李世民。
当李世民收到消息时,也已经是十日后的早朝了。
这一日,李世民照例先听各地传来的报告。
然后再讨论关于东北战争方面的事儿。
也就在李世民与大家讨论之时。
门外忽然进来了一名神武军甲士。
他面朝李世民单膝跪地道:“陛下,宫门外,有来自边关的急报!”
李世民皱了皱眉,挥手道:“宣。”
那神武军下去,不多时一名手捧银枪的士卒走了进来。
只到宫门时,他便双膝跪地,随后用膝盖当脚走,一路到了殿中。
“禀陛下。”
“秦王殿下于十日前,为护农场孤身引开敌军,不知所终。”
“直至五日前,我军在樊山发现战斗痕迹,并在地面上,找到了这杆染血银枪。”
“经秦王殿下的下属辨认,此枪正是殿下当日所持……”
“且经后续我军抓捕的俘虏交代,那日殿下于樊山与敌军血战。”
他高捧手中银枪,低垂着脑袋:“重伤之际为不被敌所擒,选择了跳崖……”
听闻这番话,李世民如遭雷击,愣在当场久久都未回过神来。
他嘴唇颤抖着问:“他人呢,现在在哪?”
那士卒抬头望了李世民一眼,随后再次低头,咬牙道:“至今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
这不就是用来安慰自己的话么?
重伤之下又跳崖,怎能有活命的可能呢?
那瞬间,李世民都已经坐不稳了,若不是用手支撑,怕是就要一脑袋撞在桌子上了。
良久后,李世民抬起头,望着满场众人:“现在朕要御驾亲征,谁还阻拦?”
众人互相对视,最终都没说话。
李世民的眼眸,杀机弥漫。
“传令三军,明日开拔,随朕一同赶赴燕山。”
李世民缓缓起身:“就算是荡平了燕山,朕也要将东北三番亡族灭种!”
话落,他猛然转身向后宫走去。
周公公就跟在他的身后。
望着李世民那逐渐开始变得佝偻宛如苍老了十岁般的背影。
尤其是看他那颤抖的肩膀,便能知晓他的心情并不像在朝堂上表现的那般平静。
自打唐立于长安开始,周公公就跟随在李世民身边了。
他亲眼看见过李承乾出生时,被李世民抱在怀中,他的那份欢喜。
他亲眼看见过李承乾会读书能写字时,李世民眼中的骄傲。
他更亲身经历李承乾只要做出一点成绩,李世民就能喋喋不休与自己说个半天。
李世民对李承乾的那份爱,虽不露在表面。
但却也不比宠冠诸王的李泰差多少。
只不过一个宠在里,一个宠在外。
这种时刻,也只有天知道,李世民会有多伤心……
……
在李承乾从悬崖跳下去后,直接落入奔腾的黄河水中。
凈域 九流寫手
人也在那时昏睡过去,还未来得及沉底,人便被湍急流动的黄河水卷走。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好象是一两个时辰,又好像是有一两世纪。
当他恢复神智,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破旧又简陋的穹顶。
没有死吗?
还是又穿越了?
李承乾对自己还能睁开眼睛,有些意外。
虽然刚刚恢复神智,但他百分百确信自己是活着的。
而且没有穿越,还是在大唐。
如果人死了,就感到外面传进来的阳光刺眼。
如果没在大唐,就不会感受到身上那近乎钻心的痛。
我的恶魔律师
那感觉,就好似有千万只蚂蚁在自己身上啃咬。
那感觉,就好似有千上把小锯在割自己的骨头。
他只是睁开眼一瞬,很快就再次晕了过去。
当他第二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还是亮着的。
他不知道自己又昏迷了几日,不过身上的疼痛确实已减轻了许多。
他虚弱地喘了几口气,眼珠慢慢转动。巡视了好一会,才总算把自己的所处之地看了个大概。
这里是一间简陋的小茅屋,很小很小。
屋内除了他所在的炕塌,房中就只摆了一张桌子,连衣柜或者箱子都没有。
所谓家徒四壁,也就不过如此吧……
他闭上眼睛,平缓自己的心绪。
想来,应该是自己跳崖落入黄河后,被黄河下游某户人家给救起来了。
说来也真是幸运。
这也能让自己活下来。
可说到底,这事儿还跟他自己以前的操作有些关系。
毕竟为了避免被李世民揍得太痛,他可是买了周泰的抗揍技能包。
周泰的生命力在前文就说过了,堪称打不死的小强。
而李承乾有了他的生命力,如何会死呢?
对自己没有死这事儿。
李承乾还是很开心的。
他恨不得大笑三声来宣泄自己的兴奋。
可惜,他没那个力气。
接下来,他想活动一下,感受自己的伤有多重。
结果他才稍微一用力,那剧烈的刺痛感又蜂拥而至。
醉紅顏:腹黑掌門掠嬌妻
专属妻约 云小乖
那种难以承受的痛处,让拥有了周泰抗揍能力的李承乾,也忍不住痛呼出声。
紧接着,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人也再次昏迷。
等到他第三次苏醒的时候,现眼前已变的昏暗。
身边的窗外一片漆黑,只是微弱的烛火之光从另一侧传来。
吃了一次教训,李承乾不敢再活动自己的身子。
他象木头似的躺在那里,眼珠转动,向茅屋内唯一的光源看去。
破旧的木桌上摆放一只黑黢黢的油灯,桌旁坐有一人,一个村姑打扮的女人。
李承乾看不清楚她的模样,也无从猜测她的年纪有多大。
“呃……”
李承乾想说话,问问她是谁。
他发出的声音,宛如是猫挠玻璃一样难听。
婚心计:缠上小蛮妻
他没有说出话来,但发出的声音还是惊动了对方。
村姑身子一震,急忙站起身形走到李承乾近前。
她满脸关切地看着李承乾。
好一会后,她才满脸兴奋的对外呼喊:“行了行了,爹爹他醒了!”
由于她是逆光而站,李承乾还是看不清楚她的模样。
只看到她的一双堪比星辰的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