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初唐求生討論-第648章太極鑒賞

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初唐求生
李渊沉默了,他不知道怎么说,给他闯祸的儿子,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而本来可以成为自己的肱股之臣的吴欢,远逃沈阳,以惊人的速度在发展,成为自己最大的心病。
傾 世 聘 二 嫁 千歲 爺
自己三番五次下旨意,让吴欢进京,他从来不来,连个借口都不找。派遣的官员,都莫名其妙的不见了,真正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至于下令调兵夹击突厥,指挥权还在他们自己手里,居然要求唐军要离他们30里,省的发生误伤!这叫什么事!
打不过,安抚不了,就像一根刺扎在眼睛里的钉子,想拔,拔不掉,想忽视,忽视不了。真正的眼中钉,肉中刺。
马铃薯称出来了,这半亩地挖了873斤,也就是说挖了8担左右。这是很高的产量,但听了裴寂的分析,他高兴不起来。
他对裴寂说道:“裴监!走!陪我喝酒去!”
裴寂也看出李渊的不开心,于是说道:“遵旨!”
李渊皱皱眉头,他没有说什么!但他知道,皇帝不配有朋友。
两人还没有走出御花园,宦官急急忙忙跑来:“皇上!秦王殿下,礼部尚书李刚,太史令傅奕,弘文馆学士虞世南求见。”
李渊不想理朝事,于是说道:“有什么事情?明天上朝再说不行么?”
宦官焦急的说道:“他们押着长乐王,说有重要的事情奏报!”
一二三木头人 九穗禾
李渊皱皱眉头:“押着长乐王?李幼良他又干什么了?”
李渊要的不是宦官的回答,而是自言自语,转头对裴寂说道:“裴监,我们去前面看看!”
裴寂:“是!”
李渊听完李世民,李刚的叙述,问道:“那李百药和那课本呢?”
李世民说道:“李老先生回去拿课本了。”
李渊对边上的宦官说道:“李百药来了,直接带上来。”
李渊看着宦官离去,才注意到赵英蔓问道:“你就是那个老师?”
赵英蔓红脸:“皇上!我太小了,怎么能当他们的老师?”
李渊看到赵英蔓扭捏的样子,感觉到好笑,注意到她还真的是一个小孩子,能当老师?
李刚上前一步说到:“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另有,学无先后,达者为先。做我等之师并无任何不妥!”
一边的傅奕也说道:“论岁数,我们可以当她祖父,论对儒家学说,10个绑起来,也未必是我等的对手,但论对沈阳的课文,微臣等拜她为师,心甘情愿。”
李渊呵呵笑道:“看来沈阳这课文非同小可!”
李刚说道:“是非同小可,里面有一套拼音,可以让所有文字的读音统一,并且,让识字,事半功倍。在无人教的情况下,也能准确的知道字的读音。”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李渊想想说道:“这样说来,这是利国利民的大事!”
李刚:“是的!如果推行一个标准的读音,无论是官员到地方,还是地方到长安,都能一样的话,不会因为语言不通,而驴唇不对马嘴,发生误会。”
李渊点点头说道:“爱卿所说的极是!不过!这读音应是大工程,还有士林之中什么反应?”
李渊不得不顾及,前一段时间,繁简之争,文言文与白话文之争,有愈演愈烈之势。有的大臣上要求禁止简体字,有大臣要求推行简体字,让他左右为难。
傅奕说道:“皇上,《说文解字》已经几百年了,里面的字已经有诸多变形,更何况,读音也在变。我们新朝新气象,是要重编一下这文字读音了。”
李渊点点头说道:“这事情事关重大,大朝之日再议!这是一项,还有其他的么?”
李刚:“还有数学,科学,那两样更是非同小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说的清楚!等课本拿来,让老师讲讲!”
李渊点点头,转头问道:“那李百药到了么?”
宦官:“皇上!已经去宣了!”
李渊点点头,转头看向李幼良问道:“你胆子不小啊!敢当街强抢妇女,抽刀杀我肱股之臣。你还有什么话说?”
李幼良哭丧着脸说道:“皇上啊,这是误会啊!是误会啊!”
李渊嬉笑到:“什么误会?”
李幼良看了一眼赵英蔓说道:“我大唐以忠孝立国,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她那样的走在大街上,我身为长乐王,自然有义务,也有权利教训她!”
李渊:“那你为什么要杀李刚?”
李幼良:“我哪敢啊?我只是抽刀吓唬吓唬李尚书,皇上你知道的,前几天,我才被李尚书揍过,我怀疑他在诬陷我。要不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会拜这个小女子为老师?”
李渊嘿嘿笑道:“原来如此!秦王你怎么看?”
李世民:“该说的我们都说了,父亲自有明断!”
李渊点点头说道:“来人!剥夺长乐王封号,送宗正寺圈禁!”
李幼良不是傻子,长乐王封号拿掉了,可以回来。到宗正寺圈禁,李世民,李刚的气过了,再出来就好。
他心中笑开花,但必要的戏还是要做的,于是哭丧着脸:“谢皇上不杀之恩,谢皇上不杀之恩!”
李渊的面子里子都有了,李幼良被带了下去。李世民虽然不说,但他知道这不过是缓兵之计。
不过毕竟没有出什么大事,换句话说,赵英蔓没有出意外,李刚没有砍死,事情可大可小。现在李幼良夺了王爵,算是给李刚他们一个很大的安慰。
李百药带着课本进宫,被直接引到李渊面前。
李渊接过课文,翻了几页,都不是他能理解的。于是对赵英蔓问道:“沈阳的课文都是这样的?你都学过?”
赵英蔓:“回皇上!是的!”
李渊:“这样说来,沈阳的东西都和大唐的不一样?”
赵英蔓沉默,她刚来大唐,哪里知道哪些一样,哪些不一样?
李刚说道:“回皇上,是不一样。你看下面的数学,也就是我们的数术,两者相差不是一星半点儿。”
傅奕:“还有那科学,上面说的很多东西,都是我们闻所未闻的,见所未见的。或者他们从另外有角度分析这个天下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