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門無名之輩

cr5vi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鑑寶直播間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四章 陽羨茶相伴-g166o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直播间自然也有徐宏的粉丝,他们得知徐宏搞了一批签名版的紫砂壶,准备赠送给粉丝后,开始传到粉丝群里,甚至官网上。
于是,他的粉丝们很快都知道了这个事,很多人都在期待。
还是狼多肉少呀!五百件,丢在庞大的粉丝群里,水泡都不会冒一个。
另外,有人看上了徐宏亲手做的那个。有经济比较好的粉丝,已经开始竞价争抢起来,从五百块,一直飙升到了五万元,最后让一个粉丝喊价五十万,世界终于清静了。
粉丝也最讨厌就是狗大户的粉丝,动不动就是用钱砸,实在是太讨厌啦!
华仔看到直播间有人讨论,徐宏亲手做的那只紫砂壶已经被粉丝炒到了五十万,惊讶道:“徐大哥,最贵的还是你这一件呀!有人出五十万买。”
呃!
此话一出,除了胡杨,现场的人都猛地望过去。
就徐宏做的那个?只能勉强算是中下的水平吧?何德何能,可以卖五十万?很多人都无法理解,只能说,有种粉丝叫真爱粉,或者说脑残粉。
最吃惊的,无疑就是坊主。
太没天理啦!他们精心打造的一件,顶多就是几百块钱,而这明星做的,随便捏几下,就有人花五十万消费。
果然,明星就是明星呀!人家做一件,就比他们辛辛苦苦忙碌一年赚得还要多。
徐宏笑道:“卖就算啦!这一件,到时候也会送给粉丝,只能看谁这么倒霉,抽到这最丑的一件。”
坊主等人再次感慨,人家这境界就是不一样呀!
或许,五十万在这些明星眼里,根本不算什么,甚至不屑去赚。唉!现在的明星,收入也太高了吧?难怪,那么多年轻人喜欢做明星,为了出名,甚至不择手段,也就可以理解了。
“有没有人要我这件呀?一千块我都卖了。”鲁大强嚎了一嗓子。
不过,没有人理会这逗比。还一千块?人家路边一百几十块钱买的不比你这件好看吗?
直播间,胡杨的粉丝也忍不住吹嘘,如果胡哥的那件没有送人,也拿出来拍卖的话,直播间的土豪粉丝能出更多钱,可不止五十万。
要知道,现在总榜一,也就是那位萝莉,已经在胡哥的直播间砸了快一千万了。几十万只是小意思呀!
没有人知道,那神秘萝莉什么身份,但能在一个直播间砸下这么多钱,起码家里的财富就是惊人的,一般人无法想象。
如今,胡哥的直播间,已经成为整个平台最赚钱的十个直播间之一。尽管胡哥从来没有在意过这收入,但这就是事实。
这一点,就连徐宏的粉丝也无法反驳。胡哥的粉丝里面,确实有财力很强的人,他们还真干不过,是必须承认的。
当然,也没什么好吵的,胡哥和徐宏是好朋友,两家粉丝自然也是同盟。
就像这次,徐宏临时起意,要给粉丝送签名版紫砂壶,不也是受到胡哥的影响吗?他们才有这个福利,所以有时候还得感谢胡哥。
弄完这些,剩下的,就是放去烧,一时半会没那么快好。
于是,坊主恭敬地请胡杨他们到旁边的一座茶肆喝茶。这座茶肆,是最近才兴建的,仿古风,无论是建筑,还是泡茶的方式,都很有古味。
一般情况下,坊主懒得来这种地方,感觉没必要花这个钱,因为到这里喝茶、吃点心,价格不便宜。
但招待胡杨、徐宏,以及他老师等人,规格上他觉得要提高一点,来这里没错的。
“我们宜兴,不仅仅有紫砂壶,还有阳羡茶。”坊主跟胡杨他们说道。
这一点,胡杨倒是清楚的,笑道:“听说过,其实在清朝以前,你们的阳羡茶也算是贡茶,只是到了清朝,紫砂壶的名气盖过了阳羡茶,所以走向没落。”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宜兴的古称是阳羡,这里产的茶叶,就叫阳羡茶。
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国时代,当时称为“国山茶”,“国山”即是现在的墨离山,墨离山是现在的阳羡茶产区之一。到了唐代,阳羡茶被茶圣推为上品,选入贡茶之列,因此也有“阳羡贡茶”之称。
宋代阳羡茶不仅深受皇亲国戚的偏爱,并且得到了文人雅士的喜欢,苏轼就有“雪芽我为求阳羡”这样的诗句。到了明朝,阳羡茶依然是贡茶,还有专门的“茶局”和“茶引所”。
“哈哈!还是小胡厉害,什么都知道。”任老师赞道。
“任老师,您就别笑话啦!我们这一行的,要是对地方的一些特产不了解,还能做鉴定吗?就连古茶都要鉴定,就别说其他的了。”
“呵呵!那倒是,古玩鉴赏这一行,博大精深,没有谁敢说自己全能,可以鉴定每一件收藏品,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不可能了解那么多。”任老师感慨道。
他教书那么多年,也自认为学问不算太差,起码一些基本的知识是熟悉的,但自从玩古玩之后,才发现自己很无知,太多东西没有了解。
“来,尝尝我们这里最好的茶叶——雪芽!”坊主连忙给大家倒茶。
鲁大强一口喝掉,烫得直咂嘴:“喝茶没太大意思,搞点吃的吧!我最喜欢这里的竹笋,好吃。”
宜兴的特差,除了紫砂壶,毛笋也是出了名的,鲜嫩可口,且涩味少,是上好的菜品。
吃笋这一口,鲁大强倒是和胡杨差不多,都爱这种食材。
“这简单,晚上我做东,请大家吃最正宗的毛笋。”坊主立马应下来。
任老师却摇头道:“今晚算啦!已经有大老板请客,人家赚得比你多多了。”
他和自己学生简单提了一下红硅硼铝钙石的事,坊主震惊了,竟然有比钻石还贵的石头,简直颠覆他的三观。
好吧!那就不抢这个请客的机会了。
大家一直待到傍晚,才纷纷动身,到约定好的饭店汇合,那位老板荣光满面地站在饭店门口迎接胡杨一行人。

6vk51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鑑寶直播間-第五百一十三章 交換情物?相伴-cgff6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作坊里,除了那位新来的学工,其他师傅,加上老板都投入手把手教华仔等人制作紫砂壶的行列。
原本,制作紫砂壶前,设计工作是很重要的。毕竟因为有了艺术性和实用性的完美结合,紫砂壶才如此珍贵,令人回味无穷。所有的艺术性,都是有构思的,也就是设计。
但对叶梅他们来说,就没必要搞这么复杂。事实上,设计工作,一般也是制壶高手“专利”。像这个小作坊,要名气没名气,要技术也没有太高深的技术,同样没有设计这个步奏。
直接按照他们经常做的壶型来做,跨过了设计那个环节。
作坊里面,有已经练好的紫砂泥,所以练泥这一步也可以省略。那么,就可以直接将练好的泥拍打成片。
“这一步,跟和面做饺子皮差不多,就是把泥展开来,弄成薄薄的一片。”坊主在边上说道。
随后,用专业圆规,划出壶身泥料打成片等待划壶底。壶身壶底初步镶接,拍打出雏形。正是这样,才会有人说:茶壶是拍出来的。
身筒的拍打成型,并非简单的一个步骤,而是反复进行的多个步骤。每一步都接近最终的成型阶段,但每一步的要求又各不相同。
大家就照着老师傅的做法去做,可就是这样,也还是有人做不好。鲁大强拍着拍着,原本圆形的壶身,逐渐变成了方形,然后,又从方形变成了不知怎么形容的形状。
“看来,你不是干这行的料。”胡杨调侃道。
鲁大强很无奈:“做这玩意太烦,是不适合我,还不如让我去搬砖,扛水泥也比这工作痛快。”
大家听了,哭笑不得。只能说,有些人不喜欢这种细腻的工作,没有那个耐心,宁愿顶着太阳去做一些体力活。
说白了,就是不愿意干技术活。
壶底拍平之后,还要勾边。从高深筒到最终的虚扁造型,完全以手工方式逐步拍打而成,然后需要仔细修整。
接着,还要做壶盖、壶把等,讲解起来好像很简单,但真正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大家能体会到,手工制作不容易,也就难怪贵一点。
一把纯手工的紫砂壶,需要一个人不少的精力。哪怕是最快的工艺人,一天也顶多做那么两件。而那些精益求精的人,几个月做一件,甚至好几年。
那么,紫砂壶的贵,也就变得理直气壮了。
一位老师傅告诉大家,装壶把和壶嘴,一定要成一条直线,分毫无差。壶型大美之一,亦在于此规正中。
到了这一步,紫砂壶壶身制作就算初步完成,只待篆刻花纹或者直接进窑烧制。
最后,篆刻花纹也是各自动手,不管好不好看,起码也是自己做的。叶梅和柰子弄得不错,规规矩矩刻了一些花朵、小动物之类的。
“你这刻的是什么?”华仔看了眼鲁大强,忍不住问。
“这都看不出?龙呀!”鲁大强自我感觉良好。
直播间的观众看到后,一个个笑趴在手机前。
你妹的!那是龙?你自己独创的吗?除了有两个角,大家真猜不出那是一条龙,像毛毛虫多一点吧?
同时,也有人吐槽华仔:
“华仔兄弟,别笑别人啦!你自己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吧?要不是看到额头的那个王字,我都以为你刻的是只狗。”
“哈哈!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自己放的屁都不觉得臭。”
“还是胡哥牛,你们看他。”
“厉害!好想要胡哥的这个,太好看啦!”
……
大家将目光看向胡杨,他刻出来的最有古风,不仅把一幅山水图刻上去,还用苏轼的书法,搞了两句诗上去。
整个紫砂壶看上去档次都不一样,甚至比这个作坊所有的作品都要好。
坊主等人都感叹:“你才是高手呀!”
胡杨谦虚道:“我除了篆刻方面做得好一点,其他都不行。”
大家都知道,他的书法和绘画都很强,所以篆刻出这样的作品,也就不奇怪了。
柰子两眼发光,恳求道:“胡哥,这把壶可不可以送我?”
胡杨愣了一下,点头:“可以呀!我们可以交换。”
直播间就有人调侃:这是交换情物吗?好像很浪漫的样子。
连柰子都脸红了一下,却没反对,点头答应。
胡杨就知道这些家伙想歪,翻白眼道:“普通朋友之间,就不能互相赠送东西吗?你们这些混蛋,典型的吃饱了撑,想太多了。”
见胡杨都动手,徐宏也忍不住动手跟着做了一个,不怎么好看,但感觉有特别意义。他准备也刻上自己的签名,送给一位特别的粉丝。
坊主笑道:“胡先生这件光货,做得确实好,尤其是篆刻,反正我们做不出来。”
“光货?什么来的?”华仔惊奇地问道。
胡杨告诉他们:“紫砂壶造型大体可以分为三类,也就是光货、花货、筋囊货,其中以光货造型最为常见。像我们做得这些,都是光货。
当然了,鲁兄弟的那件,有点抽象,倒是接近花货。”
坊主点头,给大家解释,光货是指壶身为几何体,表面光素的紫砂壶。在制作光货时,不仅要将器表修饰得平整光滑,还要讲究点、线、面的结合。根据不同的造型,又可再细分为:圆器和方器。
而花货,又被称为“塑器”,制壶人将自然界的动植物采用浮雕、半浮雕等造型设计成仿生形象。
筋囊货,又叫做“筋纹壶”,制壶人将类似南瓜棱、菊花瓣等曲面称为锦囊,锦囊壶是紫砂壶中线条比较多的一类,因此极其讲究线条的流畅性,要求上下对应、合缝严密。常见的有:菊花壶、瓜棱壶等等。
“通常来说,花货和筋囊货更有艺术感,所以更加珍贵一点。”坊主跟大家说道。
“不是吧?这么说,最贵的还是我的这个?”鲁大强满脸震惊。
其他人朝他看去,一脸无语:你这是多大的脸呀?敢说这种话,偏偏还是一本正经地说。

jw3u6超棒的都市异能 《鑑寶直播間》-第五百一十一章 大訂單讀書-urs9c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虽然还不清楚,胡杨这群人什么来头,但既然是自己老师带来参观的,他当然得伺候好。先好声好气安慰好动摇的员工,他又回到胡杨等人身边作介绍。
“整个制作过程,其实说难也不难,无非就是那么几个步骤,但你要做得精美,就得看你的手艺了。
你们看,这就是我作坊用到的紫泥。不过,我这都是小本生意,这原材料,也不敢用珍贵的,坦白说,这是最普通的紫砂泥。”老板坦诚道。
胡杨点头:“嗯!我知道,最贵的就是天青泥,那是泥中极品,比较稀少。”
前面,胡杨也很大家说过,紫砂泥有很多种。
或许,还有人不太清楚,紫砂泥看上去是一坨泥,但世界上,它是矿石,叫紫砂矿。只不过,这种矿石的质地有点特殊。
紫砂泥大体分为四种:紫泥、绿泥、红泥、缎泥。
而紫泥里面,也分好几种,其中就有刚才胡杨说到的天青泥,是最贵重的制壶原材料。此外,还有底槽青、清水泥等。
底槽青,因通常处于紫泥泥层底部,故名有老嫩之分,矿料一般呈紫褐色致密块状,有青绿色豆斑状,烧成后呈紫红色。
清水泥,一般为紫褐色致密块状,有云母碎片,矿料上带淡绿色斑点、斑纹状,烧成后呈紫棕红色,高温呈紫黑、暗青色,一般指单一矿料仅加石黄等练成的紫泥。
俗话说:“天下紫砂出宜兴”,紫砂壶以宜兴紫砂壶最为出名。它材质独特,工艺精湛,造型朴稚,装饰富有浓郁的文化内涵和雅趣逸韵,因而被誉为陶中奇葩,国之瑰宝。
紫砂的魅力在于从矿石到艺术品的转化,而传统全手工制壶更是一场精妙绝伦的技艺盛宴。一件紫砂工艺品的成功,要经过十到几十道复杂的成型工序,更需要紫砂匠人的精益求精的功力,还有一丝不苟的用心。
而这个小作坊,工艺其实是简化了,做出来的产品,品质自然也就没有很高。
见胡杨还知道天青泥,中年人明白,这个年轻人起码也是做了功课的。
“你小子,可别把小胡当成门外汉,人家对紫砂壶的了解,估计比你强多了。”任老师忍不住提醒自己的学生。
这可把中年坊主不爽了,感觉自己被老师看扁。他这也算是传统手艺,这门制壶的手工,在他家已经是第五代传承,虽然说他们这是一代不如一代。
但是,你说一个年轻人,比他这个制壶的传人还要了解紫砂壶,那就有点瞧不起人了吧?
“怎么?不爽了?你家的祖传手艺,到你手上还有几分精髓,你自己应该最清楚。现在,只能做最普通的紫砂壶,还以为你很牛吗?”任老师不客气地教训。
得!一天是老师,一世都是老师。
就算又不爽,中年坊主还是得憋在心里,只是有点委屈巴巴!敢怒不敢言!
看到这一幕,直播间的观众又大笑:“你老师,还是你老师!”
“哈哈!好惨的老板,员工不干骂,老师更不敢怼!”
“唉!无论什么时候,老师对大家来说,都是最可怕的生物。之前看了个视频,老师带着面具去叫醒上课睡觉的学生,学生没反应,但老师揭开面具,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要是美女老师,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怎么不会?我以前的英语老师也漂亮,但她天天捉我去背书,我每次做梦梦见她都会被吓醒。”
“确实,自己的老师再漂亮,你也不会感受到她的温柔。”
……
在直播间的观众们说那些读书的趣事的时候,胡杨跟中年坊主说道:“大哥,我想在你这里下个订单,但我要的是精品的紫砂壶,你敢不敢接?”
嗯?
坊主愣了一下,下意识点头:“可以呀!你要怎么样的?可以说具体点吗?我甚至可以搞来天青泥,我可能没有本事做太好的,但我认识人,只要出得起价钱,我帮你去说一说,让他帮忙做一个。”
他以为,胡杨所说的一个订单,就是一个紫砂壶。
他算是看出来,这个年轻人应该是个有钱的。那么,一般的紫砂壶肯定看不上,所以他才这么说。
而华仔、钟文秋等人,甚至直播间的观众则是反应过来:胡哥这是又要带货?又要给老板订单,然后给大家发福利?
就连任老师都熟悉了胡哥的套路,于是,连忙踢了一脚自己的学生:“人家小胡的订单可不小,你自己想好了。”
他最欣赏的,就是胡杨对传统手工艺的支持态度,几乎遇到这种困难的,都会大力支持,购置一大批,当成福利送给粉丝们。
对那些传统手工艺的老板来说,那是大订单,吃一口就能活一两年的。
坊主还有点懵逼:“不小?是多大?”
胡杨笑道:“我不需要很珍贵的原材料做的,就用你这里的也行,但手艺一定要说得过去,至少都是这种水准的。”
说着,胡杨从他这里的成品里面,挑出来一个。
坊主一看,这种品质的,他这里只有两个工人能做出来,而且花费的时间可不少,最主要还是上面的雕饰,一般人做不出来。
“这种的话,可能会贵一点,成本加人工,再加一点盈利,需要三百五十元才能做,可以吗?”这已经是看在自己老师的面子上,尽量压低价格了。
胡杨点头:“我可以给你五百元,但你必须给我做到每一件都达标,能做到吗?可以的话,我买五百个。”
“可以,嗯?多少?五百个?”坊主顿时瞪大眼睛。
他这里,一年的产量,也就是一千出头呀!而且还是普通的货色。胡杨直接给他送了半年的订单,怎么不吃惊?
而且,他要的要是最好的那种,给到了五百元,做一个紫砂壶,他的利润就能得到两百左右,这是一笔大生意。
因此,作坊的其他工人都纷纷惊呆地望过来。
五百个,一个五百元,总价就是二十五万呀!
不得不说,他这个作坊其实不怎么赚钱,还不如人家生意好一点的士多店。以往,他这里一年扣除其他的所有成本,能赚十万左右,就算可以的。
“嗯!是的!不过,这些都是我要送人的,所以邮费还得你出。而且,必须要在三个月内完成,敢接吗?”
此时,华仔已经在搞抽奖活动,因为平台一次最多只能设置一百个名额,所以得分五次来。
大家都很踊跃,知道就算自己抽到,紫砂壶也一时半刻送不到他们的手上,但免费的,他们愿意等呀!
要知道,这紫砂壶怎么说也是手工制作的,而且品质也不算差,材料、人工等成本就差不多要三百元,胡哥进货价都要五百元,这难道不是钱?

uh15w優秀小說 鑑寶直播間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章 可憐的老闆閲讀-9nart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所以,钟文秋这一堆的东西,其实有价值的也就是那么一两件,少得可怜。
最后,还是胡杨翻出一样东西,告诉他值个两万多。那是一件青釉布袋和尚坐像,属于高古瓷。
“高古瓷,不是高仿瓷,这大家需要分清楚的。”胡杨说道。
他猜测,肯定会有很多人以为,高古瓷就是高仿的古瓷器,简称高古瓷,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通常情况下,高古瓷是指明清以前的瓷器,但仍有不同的看法分歧。
有人认为,认为瓷器在我国东汉时期就已经具备了存在的各种条件,瓷器的产生年代应定在东汉。因此高古瓷是指包括东汉在内的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唐宋元各朝代所制作烧成的各种瓷器
而有些人则是觉得,东汉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瓷器,还没有真正达到科学意义上的瓷器标准,是处于半瓷半陶的性质。到隋代才有了真正瓷器出现。因此,高古瓷应不包括东汉、魏、晋、南北朝在内,而是仅指隋唐五代唐宋时期的制作烧成的瓷器。
“这一件,应该是元朝烧制的,烧得有点粗糙,大家还能看到陶的部分,也就是没有完全瓷化。
但是呢!它形象做得很好,只是烧得不好。因此,还算有点价值,市场价的话,两万左右,甚至会被人压价到一万五千,具体情况不好说。”胡杨说道。
这些年来,人们忽略了高古瓷,价格一直没有上去。高古瓷的价值在于,一是年代久远,已不容易获得;一是唐宋以前较好的瓷器,都有气势,质朴古拙,耐人寻味,后世的瓷器做工固然细腻,但神韵却不如先代。
胡杨倒是认为,大家可以多注意高古瓷,遇到造型、品相极佳者,可以逢低买入。
和前面说的名人手稿一样,目前还没有被更多的关注,炒作不多,所以以后前景还是有的。
分别评论了一番之后,大家也就离开钟家。任老师带路,带大家去参观紫砂器的制作。钟父则是拿着红包去找人,什么巫婆之类都行,只能搞掉那个晦气就行。
“这是个小作坊,但人家还坚持手工制作紫砂壶,没有用机器,很难得。”任老师说道。
他领着大家进去,迎面而来的,是一位中年师傅,和任老师有师生关系,以前任老师教他语文课。
因此,这人对任老师很尊敬。
“不会打扰你做事情吧?”任老师问道。
那中年人连忙摇头:“没什么事做,现在都没有订单,紫砂壶越来越难做了。我们手工制作的,终究干不过机器生产的。主要是我们的成本高,价格也就贵,大家还是喜欢便宜的东西。”
“那怎么一样?机器做的,透气性等都没有了。”任老师说道。
他的学生则是苦笑:“问题是这些所谓的透气性之类,人家顾客体会不出来呀!真正在意的有几个人?也不能让泡的茶更香,那么在顾客眼中,其实就是差不多的东西。”
得!直播间的观众都觉得这中年人说到本质上了。
确实,大家真没觉得手工打造的东西就好很多,根本体会不出来,有些时候,甚至觉得工厂机器生产的更有光滑性,看上去更加模范,瑕疵更少。
那么,又有多少人愿意花更多的钱,去买更多瑕疵的手工制作品呢?
因此,有时候也不能怪消费者没有眼光。事实上,很多消费者买一样东西,从来没有考虑这件东西的性能有多好,感觉差不多就可以了。
就比如一件衣服,看上去都差不多的,纯手工打造的要贵一倍,谁乐意?难道纯手工打造的就穿着更舒服?也不见得。
“真相了。”
“说得有道理,纯手工的,真正能品位的人不多,需要有那个钱,以及那个空闲的时间,才能去琢磨所谓的不一样。”
“就是呀!像我们这种平民老百姓,谁在意是不是纯手工的呀!”
……
“这么说,你这也很难经营下去了?”任老师有点伤感。
这些传统工艺产业,一个个消失,对老一辈来说,就好像自己熟悉的东西慢慢没有了,多少有点感伤。
“是很难经营,但还是得坚持,就看能坚持多久了。不仅我这里,整个宜兴,紫砂产业,手工制造的都逐渐没落了。除非,你是制壶的名家,随便弄一件出来,就是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那根本不用担心干不下去。”中年人诉苦道。
他们这种,水平一般般的,或者没有名气的,最艰难。
因为有名气的,根本不用计较成本和产量,可以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而他们这种就不一样,弄出来的产品,一件能赚到的利润并不高。人工、成本等等,要全部计算上去。赚不到钱的话,只有关门一条路。
给你更重要的是,现在你想要找一个熟手的工人都难。年轻人不喜欢跟你们玩泥沙,脏兮兮的,还不如去送快递、外卖之类的。
像他这里,给工人开的最高薪水,也就是一个月六千,少的只有三千多。
这么点工资,年轻人肯定不干的,人家随便去送外卖,一个月赚个七八千都可以,勤奋一点,甚至过万,请问为什么要跟你混呢?
任老师给自己学生介绍胡杨等人,今天来,就是观摩怎么制作手工紫砂壶的。
可以的话,甚至想要跟大家学两手,然后亲自做一个,作为纪念什么的。
“人家这是在直播,你这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有的话,给你十分钟赶紧去处理好。”任老师说道。
直播间的观众顿时大笑,遇到老师,果然不轻松。
你都这么说了,还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中年人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我这地方,放眼望去就是这么大,能有什么?不都看到了吗?”
刚说完,就看到不远处正在制作的一个紫砂壶,被刚来的学工给弄坏,顿时一脸苦涩。
只见那位年轻的工人哭丧着脸看过来:“老板,不好意思!有弄坏了一个,我想我不适合做这个。”
中年人连忙小跑过去,安慰道:“没事!没关系!慢慢来,我刚开始也是这样的,你适合的,不要多想其他的。”
这明明很心痛,还要故作轻松,生怕这个工人跑掉一样。

wxbmk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鑑寶直播間 txt-第五百零九章 盜墓賊都不碰的東西-mf1eg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这种东西,有升值空间吗?”钟文秋忍不住问道。
胡杨愣了一下,马上明白这家伙想干什么,有点意外地看着他:“你想要自己收藏?这倒也不错,也不一定要马上出手的。
手稿类的文物,目前来说,价值不怎么高,那么升值的前景就比较大,因为炒作这一类的还比较少。只要等有心人炒热,到时候再出手,才是最佳时机。
先不说升值空间吧!这种东西,非常看人缘,遇到喜欢的收藏家,价值能翻很多。所以,就算不考虑升值空间,你等待最有需要的买家,也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我个人认为,名人手稿这一类,以后大有作为。”
听到胡哥的这话,钟文秋顿时放心,赶紧收起来。
至于其他人,也默默把胡哥的这番话记在心里。以后遇到名人手稿,也自己先留着,反正暂时来说手稿转卖出去也赚不到太多钱,还不如等待机会。
炒作的人永远不会少,这种东西炒作的价值升到一定的程度,他们就会想办法找另一样东西炒,不用担心轮不到。
“兄弟,运气不错呀!”华仔笑道。
“嘿嘿!自从遇到胡哥,我的运气就来了。”得!这家伙毫不客气地拍了一个马屁,让直播间的观众直翻白眼。
话说,谁遇到胡哥不是运气来了?
当然,像一些倒霉鬼,那就不一样,比如前不久的梁一山,等待他的还有牢狱之灾。但总得来说,你没有做违法犯纪的事,或者其他害人的事,遇到胡哥基本上都得到了好处。
任老师都赞道:“是运气挺好的,我玩了这么多年,也没遇到几件宝贝。”
说着,他也捡起两三件东西,笑道:“这种,明显就是假东西,以后得看仔细了。”
任老师开始点评一件古玉,是一枚玉扳指。
“才五十块钱,我想着,再怎么说,它也是一块玉,五十块钱,我应该不亏。”钟文秋说道。
“那你不知道,玉可以造假的吗?古玉造假,不仅仅是将新玉做旧。狠一点的,直接用假的玉做旧给你。你这一件玉扳指,就明显是假玉,颜色太不对劲了。”任老师说道。
胡杨也点头:“嗯!任老师说得对,这种闪闪发光的玉,你以后还是不要拿。只有宝石级别的玉,才有这种效果,比如极品的玻璃种帝王绿等,但你想想都知道不可能的。”
尤其是古玉,应该是光芒内敛了才对,就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可以说,这块古玉真的是非常低级的假货,只要稍微有点知识的人,都不会被它给骗了。
钟文秋尴尬地摁着手指节。
任老师又安慰道:“不用难为情,刚入行的,谁没有交学费?你这算好的,损失不大。我以前,比你更加不堪,买回去一样东西,连我那孙女都看出是假的。”
想起自己以前,任老师有时候都忍不住想要笑。
他一连帮忙辨别了好几件,很容易就看出是假货的东西,再拿起一样东西,有点像钉子,但不是圆的,而是方形的钉子。钉子居然还能看到雕刻,做得有点精致,看样子是青铜的。
“至于这钉子,我没见过,看着是老东西,而且还有点艺术感,应该值钱。”任老师说道。
“真的吗?”钟文秋兴奋起来。这种钉子,他回来之后,在网上查了一下,没看到相关的信息。
就在他高兴的时候,胡杨忍不住泼冷水:“这东西,最好还是扔了。老实说,就算是盗墓贼,通常都不会拿这种东西。”
啊?
一群人瞪大眼睛,不解地看着胡杨,轮到任老师尴尬了。
“这是什么?墓里面的?不会是……”华仔忽然想到一种可能。
别人也反应过来,徐宏他们纷纷后退了一步,远离那枚钉子。钟文秋的脸色就有点难看了,这玩意自己还放在家里那么多天,等一下,恐怕要被家里老妈锤。
“嗯!就是棺材钉。但是,这棺材钉是特意打造的,应该是古代有钱人才用得起。”胡杨点头。
然而,不管是不是有钱人用的,但这玩意一听就不是好东西。就算看着有艺术感,但想到它是钉棺材用的,谁还会如此大胆收藏?心里不膈应吗?不会觉得晦气吗?
并不是说,棺材钉不值钱。事实上,古代的一些达官贵族的棺材钉,一般用铁器的其实不多,更多的是用青铜或者金印制作的,再加上其做工的精美可以说是冠绝墓穴的,其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然而,盗墓贼却很少会抽钉子回来。世界上最迷信的,反而是盗墓的人。
他们都觉的这棺材钉是隔绝了死者与这个世界的交流的,这也就死者的怨气最大程度的凝结在了这几颗小小的钉子上面,所以盗墓贼对这种元气极大的东西很是忌惮。
除了棺材钉,还有一些东西是盗墓贼都不想碰的,那就是镇墓兽。
它是我国古代用来镇压墓穴的一种冥器,其造型一般都非常的抽象与夸张,而且一般看上去也非常的恐怖,同样是一个非常邪性的器具,再加上其代表性实在是太强了,所以盗墓贼一般不敢碰这类东西。
果然,钟父一听,顿时敲了一下自己儿子,气得头都发晕了。他瞪眼睛:“你这混球,什么鬼东西都往家里带。”
胡杨跟他说道:“以后,看上去比较邪门的东西,尽量别碰,不是有没有价值的问题。像一些木偶,特别吓人的,通常都和死人有关。”
它们不同于一些神像,某些神像看上去也是面目狰狞,但那是用来吓鬼的。而有些邪门的东西,则是用来吓人的。

ek7yg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鑑寶直播間 愛下-第五百零八章 鍾文秋的收穫鑒賞-cg694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红硅硼铝钙石太难求,或许,以后大家都能很难再遇到,它的产量实在是太稀少。不像钻石,钻石在地球上其实没大家想象中那么少,价格能这么高,完全是炒出来的。
吃饭的时候,大家光临钟文秋的家。他家爸妈对胡杨的到来十分高兴,很是热情。他们不知道情况,错把柰子看成了胡杨的女朋友,搞得钟文秋连忙解释。
“哎哟!这么好的闺女,可惜了,是个日本人。”大妈说道。
确实,柰子长得真心漂亮,直播间几乎所有男观众都喜欢,甚至不会因为她的国籍问题而反感。
这几天,柰子的行为,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痛恨日本人是大家的日常情绪,但美好的事物,并不妨碍大家对其欣赏和喜爱。何况,柰子还是个中国文化迷,属于亲中派的。
吃饭的时候,大家就是拉一拉家常,聊聊一些轻松的话题。钟文秋父母得知上午,胡哥又给自己家孩子捡到宝,就更加开怀了。
钟家的年轻人则是凑到徐宏身边,他们对大明星感兴趣,胡杨等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为了这顿饭,钟文秋父母从早上就开始忙碌,买最新鲜的菜等,做的都是他们地方比较流行的家常菜。
吃饱之后,钟文秋把自己最近这些日子淘到的“宝贝”,拿出来给胡哥帮忙做鉴定。
钟文秋这段日子可没有闲着,也学胡哥去寻宝捡漏,为此还努力让自己去学那些很枯燥的知识,最远的时候,甚至去过省会南京。
眼前这一堆的东西,就是他的收获。
和任老师一样,贵的他绝对不会要,专门捡一些便宜的,自己有眼缘的,感觉比较好的。他记得胡哥说过,有时候要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
“你这捡的也太多了。”任老师得知,这家伙接触古玩行的时间才两个月左右,但已经弄到了这么多,速度可不慢呀!
要知道,他玩了这么多年,入手的东西,也就只有这里的两三倍而已,平均下来,还没有钟文秋五分之一的速度。
实际上,这些东西虽然都是便宜货,但总价已经超过了两万元。
要不是钟父钟母之前见古董赚到钱,真不会让这小子如此玩法,钱没有赚到,却已经花出去两万多,相当于一个月一万多。别人一个月想要赚一万,知道有多难吗?
不过,看到儿子下真格一样,铁了心要在这行混,他们也就只能暂时支持。真到了巨亏的时候,也一定会制止。
梦想可以有,但绝不能一腔热血地做着不切实际的梦,当知道难以实现的时候,就要懂得放手、舍弃!
胡杨都还没开始鉴定、点评,柰子竟然首先看上了一样东西,是古代的一封信,内容是母亲写给远游孩子,字迹娟秀,不说什么大家之风,书法却也了得。
“钟桑,这能不能割爱给我?”柰子问道。
大家也知道,这日本妞对书画艺术真的是喜爱,钟文秋自然也清楚。
他回想了一下,这玩意当初自己买的时候,是多少钱来的。片刻之后,他没有马上回答柰子,而是翻了一下,从里面翻出一本老书。
准确来说,他买的是这本书,那张信纸,只是从里面翻出来的。
“你喜欢的话,那就送你好了。那张信纸,本来就是附送的,没花钱。”男人,总得大气一点。
见柰子要说话,胡杨也开口:“既然钟兄弟这么说,那你就自己留着吧!虽然这书法字体很不错,看上去是女子所写,但终究没有名气,价值不高,没必要谈钱了。”
得!既然胡哥都这么说,柰子只好收下,然后跟钟文秋道谢。
胡杨接过钟文秋翻出来的那本书,这本书没有书名,翻开一看,里面的内容都是抄录的,写的是如此治水等水利方面的知识,甚至出现圈圈点点的内容,被划了重点。
很显然,这是一位治水官遗留下来的。很可能,这本手稿已经被其他人得到过,因为上面划重点的方式不一样,有好几种。
可见,这本治水要纲,在古代应该是有可取之处,才会被人所借鉴。
由于我国幅员辽阔,疆域面积广大,自然气候种类丰富。因此,自古以来,我国就是水患灾害频发地区。所以,在古代当官,治水算是当官的必修课之一。
从最远古时期的大禹治水,到秦始皇挖灵渠,到李冰父子搞得都江堰,到杨广开京杭大运河……一直到近代的南水北调工程,中国人的水利工程,从来没有停止过。
胡杨匆匆翻了一遍,看到了几个印,是清朝几位治水官留下的,甚至有一位留下了评价,标明了这本手稿的原主。
“原来是潘季驯的手稿,那还挺有价值的。”胡杨笑道。
大家疑惑地看着胡杨,潘季驯?是谁?没听说过呀!
钟文秋和他的家人则是高兴,不管是谁,只要值钱,那就不亏,甚至有可能大赚,这就够啦!
“潘季驯可以说是明清两代最出名的水利官,或者说水利工程师。他提出来的一些治水观点,对后世影响很大,哪怕到了今天,或许我们还在运用。”胡杨告诉大家。
这人奉三朝简命,先后四次出任总理河道都御史,主持治理黄河和运河,前后持续二十七年,为明代治河诸臣在官最长者,留下了不少的著作。
“这本手稿,还留下了几位清朝名人的印章,属于珍贵手稿,转手的话,五万以上应该是可以的。当然,这种东西,也比较难定价,遇到喜欢的人,可能会给比较高的价格收藏。”胡杨说道。
得!这回,钟父钟母对儿子的寻宝大业没意见了。这一件东西,已经远远回本,赚了不少。

arhr5寓意深刻小說 鑑寶直播間 ptt-第五百零七章 紅硅硼鋁鈣石推薦-onnwj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胡杨他们正要告辞的时候,无意间发现正在加工的一块石材上,闪过一抹光。胡杨定眼望去,那是镶嵌在石材里面的一样东西,如同宝石。
他走过去,观察了两眼,就得到了这玩意的信息,没想到还是一块宝石,很珍贵。
“怎么了?”那老板也走过来,问道。
胡杨这举动,已经引起大家的注意,这时候,想要悄悄买走人家这块石材,已经不怎么可能。
因此,胡杨也懒得打遮掩,光明磊落地说道:“老板,你这块石材值钱呀!”
嗯?
石材值钱?
当然,他就是做石材生意的,知道有些名贵的石材,就拿大理石来说,也有名贵系列,比如水云纱大理石、鱼肚白大理石等等,价值很高,都是用于奢华房子装饰用的。
用句不怎么好听的话来说:你辛辛苦苦工作一年,不一定买得起一块地板砖。
不过,他这里的大理石,石材都比较一般,没有很珍贵的。
所以,听到胡杨的那句话,他一头雾水。
“很一般吧?”他观察了两眼,看不出什么来,忍不住嘀咕道。
胡杨笑道:“要不,一万块卖给我?”
老板能成老板,还是比较精明的,没有上当,没有被一万元给蒙住心智。刚才胡杨的表现,他就看出,这年轻人是个厉害的人物。
他看上的东西,而且还愿意花一万元购买,那说明这块石材真的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只是他看不出来。
他苦笑道:“小兄弟,别玩我啦!能否说明一下?”
徐宏等人也纷纷走过来,左右观察那块石材。石材是大理石,二十厘米厚,长两米多。
直播间的观众替老板叫好,居然没有上当。换了一个不太精明的人,说不定就二话不说,高高兴兴卖给了胡哥,这种事,他们见过太多了。
“看这里,看上去红色的这一小块。”胡杨指点道。
那只有手指大小的一块,实在是太小,不认真的人,真不会发现这玩意。
“不会是红宝石吧?”有人惊呼。
能让胡哥愿意花一万块买的,他们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类似的东西,如此值钱。
就连那位老板也是这么想的,要是红宝石的话,这一小块,也值不少钱呀!难怪,胡杨愿意一万元买下来。
想到这,那位老板也有点激动起来,做了那么多年的石材生意,头一回发现石材立面还镶嵌着宝石,实在是太令人振奋了。
他两眼期待地看向胡杨:“小兄弟,是不是红宝石?”
然而,胡杨的话让他失望:“不是,这是另一种石头,但也值钱。”
“有多值钱?”钟文秋的表哥忍不住问。
“可能比一般的红宝石还要值钱吧!”
此话一出,大家惊呼不已,比红宝石还值钱,那是什么宝贝呀?听都没听过,那按理说,这才算是红宝石吧?
“这种石头很稀有,据说最早是在缅甸发现的,叫红硅硼铝钙石。它被发现之后,就被誉为世界上最贵的十种石头之一。这么说吧!钻石都排在它后面。
可惜,这块也太小了。老板,切出来看看,里面会不会大一点。”胡杨建议道。
所有人目瞪口呆:比钻石还贵?
居然大家都没怎么听说过,反正没什么人对红硅硼铝钙石这个词有印象。但万万没想到,钻石的价值都排在它的后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老板立即点头,招呼自己的工人:“大家先别忙,过来一下。”
至于这块石材,因为那枚小小的红硅硼铝钙石镶嵌在差不多中间的位置,注定这块石材是要浪费掉了。
可是,老板一点都不心疼,得知那玩意比钻石还要贵,谁还看得起这么一块石材哦!
他招呼自己的伙计,将那块石材用机器帮忙搬过去,放到切割机上面固定好,一面圆锯就从红硅硼铝钙石边上十厘米的地方切下去。
最后,以那块红硅硼铝钙石为中心,被切出一块四四方方的石块。
主要还是怕被切坏了,所以隔得老远,保证那块红硅硼铝钙石的安全。
胡杨等人心里吐槽,也不用隔这么远吧?你以为,那玩意还有多大不成?就在那附近两三厘米切下来就可以啦!
大家小心翼翼地工作,就连那位老板都紧张无比。
足足半个小时,终于将那块红硅硼铝钙石弄出来,没有磕碰到一丁点。刚才,大家也通过网络,了解到红硅硼铝钙石居然一克就价值30万,注意,还是美元。用人民币来计算,一克就是一两百万,可怕!
在这种情况下,那老板不紧张才怪,弄坏了一丁点,他都不乐意呀!
最后掏出来,发现整块红硅硼铝钙石也没有大家之前看到的那么小,中间部分,有脚拇指那么粗,呈现椭圆形。
不过,最上面的一小块,已经被石材开采的人给弄掉,找不到了。为此,这个老板心痛不已。
这一块,怎么说也不止一克吧?
那么,就是两百万人民币左右了。
“老板,你可以拿去专门的鉴定机构先做鉴定。这种宝石,一旦被鉴定是真的,不用担心卖不出去,很快就有人高价求购。”胡杨给那老板支招。
老板不厌其烦地再次道谢:“时间不早啦!今天我做东,大家务必赏脸。”
至于胡杨之前用他的机器切翡翠原石,让钟文秋的表哥请客吃宵夜的事,他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还是他的表哥开口道:“老板,既然人家都说好的,那我们晚上请客好了,这没什么,不冲突。”
那位老板连忙点头:“可以,可以!没毛病!”

9dh0f熱門都市言情 鑑寶直播間 愛下-第五百零六章 秧苗綠熱推-3cs1r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钟文秋带胡杨他们去的地方,果然是一个小工厂,而且还和里面的工人认识,钟文秋的一个堂哥就是在里面工作的。
里面,一边堆满了大理石的石材,另一边则是各种成品,有桌子、凳子、梳妆台等等,做得还挺不错,有些看上去还很有艺术感,有创意。
“白色的也是大理石吗?”鲁大强有点搞不懂了。
他一直以为,那种灰黑色,有花纹的叫大理石,但现在看到的,好多都是白色的,居然也叫大理石。
“呵呵!不知道了吧?大理石有多种颜色的。事实上,它只是一个名称,而不是一种特有的石材。之所以叫大理石,因为古代有种说法,云南大理的石材品质好,所以逐渐有人系统叫大理石。”任老师解释道。
大理石原指产于云南大理的白色带有黑色花纹的石灰岩,剖面可以形成一幅天然的水墨山水画,古代常选取具有成型的花纹的大理石,用来制作画屏或镶嵌画,后来大理石这个名称逐渐发展成称呼一切有各种颜色花纹的,用来做建筑装饰材料的石灰岩。
听到这个解释,就是直播间的观众,也很多人才醒悟:原来大理石这个称呼是这么来的。
钟文秋一番介绍,他的表哥是个挺热情的人。
“我去和老板说一下,应该问题不大。”这名赤着上身的男子说道。
大家也没有见怪,很多男人干活,尤其是这种体力活的,都喜欢赤着肩膀,不能说人家的行为不文明,甚至冒犯到大家了。
老板是一个快五十岁的人,和钟文秋的表哥是烟友加酒友。
别看人家是老板,但平时下班,也是跟着自己厂里的工人们吃吃喝喝,称兄道弟,丝毫没有自己是老板,而且已经快五十岁的觉悟。
钟文秋的表哥用一顿宵夜,就征得老板的同意,里面的设备可以随便用,但弄坏了可就得赔,这没什么好说的。
而且,那位老板也过来观察,和胡杨等人认识一番。
说实话,那位老板也听说过什么赌石、切石,毕竟他是和石材打交道的,但一直没敢玩,因为自己的朋友就是被赌石害惨的。
有前车之鉴,他自然不敢涉足。但现在,能免费观看,自然不会错过。
“宜兴也有卖赌料的?”那老板惊疑不定。
他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没听说有人在宜兴玩赌石的呀!所以,他看到胡杨等人拿着翡翠原石上门切石,就有点不解。
“我们无意间得到的,接下来得用一下老板的机器了。”胡杨客气地笑道。
那老板点头:“用,没关系!正好我也能见识一下。”
那块石头不大,差不多就是一个盘子大小,稍微扁平。其中一个位置,因为经常用来磨刀,已经擦出了一个口子,看到了翡翠所谓的“雾”,那层雾很薄,之前胡杨用手机的手电筒强光照射过,大家都能看到绿光了。
因此,这块料子不能切,只能慢慢擦,就是用磨具摩擦,将那一层石皮擦去。
不得不说,人家这里的机器设备还挺不错的,一边擦,还一边有水清洗,将擦掉的那些石粉洗去,时刻保持那块料子擦口处的清晰可见。
“来了,来了。”那老板表现得比谁都激动,搞得这块料子是他的一样。
这时候,大家都能清晰看到了翡翠,那是一种嫩绿的光泽。
“秧苗绿的翡翠。”胡杨笑道。
那老板忍不住问:“经常听到什么绿的翡翠,这翡翠的绿色,到底有多少种呀!我有点搞不清楚。”
事实上,不仅是这位老板搞不清楚,绝大部分的人都分不清。至于叶梅,甚至还不知道这么一回事。
胡杨也就给他们说道:“还真别说,翡翠的绿色,分很多种,就算是熟悉翡翠的人,也不一定能完全分清楚。
比如宝石绿、玻璃绿、秧苗绿、艳绿、俏阳绿、鹦哥绿、菠菜绿、晴水绿、浅阳绿、豆青绿、丝瓜绿、蛤蟆绿、皮瓜绿等等,你绝对头疼。
翡翠的绿色并没有一个严格的界限,从浓烈到浅淡是一个自然的过度。但是因为矿物质含量的不同,这些绿色在视觉上有了‘正、邪、美、丑’之分。
翡翠绿色越浓,说明渗透到里面的矿物质离子越多,通常情况下也就越值钱。比如,满绿的翡翠,一般都要比浅绿的贵重。
当然了,翡翠最重要的,还是种,也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玻璃种、冰种等等,说白了就是透明度。不管是什么宝石,透明度很重要,决定一块宝石的真正价值。”
翡翠有“三十六水、七十二绿,一百零八蓝”之说,常用来说明翡翠种水的变化十分复杂,种类繁多、较难鉴别。
“那这块秧苗绿呢?是不是很值钱?”叶梅问道。
胡杨笑道:“秧苗绿,算是表现比较高,比较高档的一种翡翠。当然,还是刚才那句话,得看翡翠的种水,那才是评判它价值的最重要因素。这一块,属于冰糯种,以前我也和大家解释过这一种翡翠,介于冰种和糯种之间,还带着一些飘花。
总的来说,这块翡翠属于高档货,至于值多少钱,我们还得看它能解出来多少。”
随后,也就不再废话,专心将那块翡翠解出来。太久没有玩,所以解得还有些慢,最后还是厂里的老师傅看不过去,过来帮忙。
人家经常做水磨大理石的工作,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差不多二十分钟,一块如同打磨过的翡翠就出现在大家的眼前。看样子,能掏三四个手镯,还能制作不少坠子之类。
“这一块,能值多少钱?”那老板忍不住问道。
华仔和直播间的老粉丝已经没什么感觉,甚至觉得有点小意思。以前,胡哥跟老赵赌石的场面,那才是大场面,一块原石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的标王,就更不要说翡翠,一两百万真的不算什么。
只不过,这块原石是无意间捡来的,没有花一毛钱,有点其特色彩而已。

ona2g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鑑寶直播間 線上看-第五百零五章 愛是一道光相伴-i81q0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这块石头,没什么特别吧?”徐宏忍不住问。
他对胡杨的本事真是叹服,只要被他看上,几乎都是宝物,暂时没见过出过什么差错,眼光真的毒。
“难道是奇石?”鲁大强感觉自己猜对了。
值钱的石头,不就是奇石吗?
胡杨白了他一眼:“你看它什么地方奇?”
鲁大强傻笑:“胡哥,您这不是埋汰我吗?我当然看不出来啦!”
华仔却若有所思:“不会是原石吧?”
胡杨顿时笑了,点头:“这确实是一块翡翠原石,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弄来的。而且,这还是一块表现不错的原石,里面八九成有一块翡翠,要不要赌一把?”
其他人下意识都后退一步,开什么玩笑?跟你赌一把?我们像是没脑子的人吗?
任老师哭笑不得:“赌什么赌?你是赌石的高手,大家都知道的,谁还会找不自在?既然是翡翠原石,那我们待会找个地方,把它切割了就知道了。”
胡杨指着被长期摩擦的位置:“你们看这里,已经被磨出一个小窗口,是不是有点绿?”
“不太明显。”徐宏感觉自己的眼神不怎么好,他真没看到什么绿。
这时候,胡杨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用强光照射那个位置。大家就明显看到,光线居然透进去,都看到了一抹绿光。
“爱是一道光,我也想要。”鲁大强随口道。
本来还挺严肃的场面,被他一句话给整没了。直播间的观众顿时憋不住,给逗笑了。
“妈的!把爷给整笑了。”
“这绿光,男人避之不及,他还真敢要。”
“你还不说,这种绿光,我也想要。这一绿,就是好几万、甚至几十万,上百万呀!你们敢说自己不想要?”
“好吧!这道光,确实很诱*惑,我承认自己心动了。”
……
华仔愣了半晌,跟鲁大强说道:“兄弟,我看你入错行了。以后别去什么工厂,我觉得你直播,绝对能火。”
鲁大强摇头:“我不行的,我不怎么会说话。”
钟文秋:“……”
眼前这种宝光,最得叶梅、柰子这种女生的青睐。古董文物,女人不一定会喜欢,但基本上很难抵挡各种宝石的光芒。
叶梅两眼都要冒人民币的符号了,兴奋道:“胡哥,我们现在就去切石头,把里面的翡翠搞出来。”
“去哪切?这我都不熟。”胡杨苦笑道,这女人也太心急了吧?
“胡哥,我倒是知道有个地方可以切,是专门做大理石桌子、凳子之类的,还有水磨器等,应该可以帮忙做,也就是给点费用而已。不过,我们不继续逛了吗?”钟文秋说道。
他是本地人,这附近有什么,他当然是最清楚的。
“看呀!肯定继续逛。”马上有人说道,鲁大强和华仔他们都觉得今天运气不错,要是后面还有什么宝物呢?这要是半途而废,岂不是错过了?
于是,大家继续逛下去。
既然在宜兴,大家难免会碰到紫砂壶之类,毕竟这是这座城市的一张名片,也是特产,怎么可能没有?
“这种紫砂壶,最好不要买。”任老师告诫大家。
鲁大强问道:“有什么不同?”
徐宏没怎么说话,但听得很认真,他毕竟想要玩收藏,自然想要多学点东西,起码不要犯最基本的错误呀!
“这是灌浆壶,几乎是品质最差的紫砂壶。”胡杨说道。
任老师点头:“小胡说得没错!灌浆壶生产很容易,品质差,专门卖给来游玩的游客的。因为价格也不高,很多游客会选择带一两个回去。”
有时候,也不能说坑外地人,而是大家贪小便宜的心态造成的。小孩子都知道便宜没好货、一分钱一分货等,但有些成年人还是抵挡不住便宜的诱*惑,买回去才说被骗,开始后悔。
“灌浆壶”,本身是一种陶瓷制造中的工艺,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时候,紫砂行业为了提高生产率借鉴了它。
一开始是采用紫砂矿砂原料磨成泥浆状,注入到事先做好的石膏模具中,因为石膏具有很强的吸水性,所以短时间内脱开模具就能得到壶坯。
但实际上这种做法已经使壶背离了紫砂的本意。磨成泥浆的紫砂原料成型后不再具有原来的砂质成分,各方面性能都大幅度下降。
灌浆壶用的泥料目数细,无颗粒成分。因为是把浆灌到开好的模具里面成型的,所以灌浆壶里面没有条纹。
这种紫砂壶一般的沙粒质感不强,玻感强,留意仔细可以看到机制模具的痕迹,造型比较呆板欠缺生动。
“通常来说,真正的手工紫砂壶,新壶没有油光感,不像这种,新壶看上去也是油光十足。很多不懂行的人,往往就被这层油光感给欺骗了。”任老师说道。
紫砂壶是他们这里的特色工艺品,所以任老师了解得比较多,差不多是专家级别的了。
此外,除了灌浆壶,化工壶、手拉壶,以及代工壶等,都没有艺术价值,没有收藏的必要。
甚至说,像化工壶这种,添加了化学试剂,用来泡茶,甚至对人体健康还有害处,是最不可取的。
化工壶的原料不是原矿紫砂,而是陶土添加氧化物调色,从而冒充紫砂壶。
而手拉壶亦是假紫砂的一种,其一,其原料是极细的紫砂泥浆,加入水玻璃调制,其二,其工艺不是传统的手工拍打成型。
手拉壶失去了紫砂壶特有的透气性,也失去了传统手工制作的韵味。由于是在拉制成型的,壶内壁一般多有横状圈纹。
“代工壶还好一点,虽然是别人代工的,冒充名家作品,但起码材料是真的,也是手工打造的,就是做壶的人自己作假,让别人帮忙做,然后盖上自己的印章,签上自己的证书,光明正大地卖出去。”任老师说道。
不过,代工壶价格不低,一般骗的都是有钱人。
逛了大半个小时,终于走了一圈,但没有发现什么宝贝,让大家有点失望。胡杨、任老师和华仔则是已经习以为常,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今天至少有收获呀!

c6n64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鑑寶直播間 線上看-第五百零四章 劣質菜刀展示-zkahi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这附近,摊子和摊子之间的间隔很远,摊主和摊主之间没有交流。不像以前看到的,都凑一堆,没有生意的时候,摊主之间互相吹牛,甚至下棋打发时间。
有点讽刺,生意最好的,竟然是一个卖菜刀的摊子。
摊主一边卖,一边吆喝,还一边展示。摊子上,摆满了差不多样式的菜刀,边上还有一个砧板,砧板上则是一块骨头。
“大妈、大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走过路过都来看一看喂!真正的十八子菜刀,砍骨头跟切豆腐一样,不锋利不要钱……”
那老板吆喝也很有一套,看样子是老江湖了。
中国的菜刀,当属阳江十八子最有名气。
十八子菜刀这个品牌建立的时间不算长,是从手工生产碳钢菜刀发展到现代化、机械化规模,生产规格上千种的刀具产品,集科研炼钢、产、销、旅游配套服务一条龙全方位经营的综合大型品牌企业。
但大家可能不知道,阳江刀的历史很长,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前。
据说,隋朝之前,冼夫人平定岭南地区,就是在阳江铸造刀具兵器等。
可以说,岭南地区能那么早纳入中国的版图,还是这位女英雄的功劳。虽然秦朝的时候,岭南已经被秦始皇打下来,但并没有真正归附,哪怕是在汉朝,岭南都还是没有真正被控制。
一直到隋朝,冼夫人带兵将整个岭南打服,然后带着整个岭南归附隋朝,岭南才算真正被统治。
也正是如此,历史对冼夫人的评价很高。岭南数郡共举冼太夫人为主,尊为“圣母“,隋朝加封谯国夫人,去世后追谥“诚敬夫人“。连周总理都评价,冼夫人为中国巾帼英雄第一人。
这时候,大家只见卖菜刀的老板手里拿着一把砍刀,朝砧板上的骨头就是一刀。这一刀,直接将骨头毫无障碍给砍成了两节。谁都能看出,那菜刀的锋利。
华仔忍不住说道:“照我看,也就他手里的那一把锋利而已,毕竟不能打脸呀!”
话音刚落,只见老板随手换了一把刀,开口道:“大家可能会以为,也就我刚才那把好的,其他可能滥竽充数,这怎么可能?不是打我自己的脸吗?大家看好了。”
说完,又是一刀看下去,两节骨头变成了三节。
“谁有兴趣的,都可以随意在我这摊上拿刀砍,砍不断骨头的,我当场就扔掉。”摊主非常有底气说道。
华仔老大一阵尴尬:“咳咳!当我没说。”
直播间的观众一阵爆笑,人家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要真是刚才华仔那样的猜测,别人会想不到?拿其他的菜刀一试,就揭穿了。
“假的,这种刀我老妈买过,回到家还给我们吹,谁知道一砍刚买回来的猪骨头,立即崩了个缺。”
“千万别信,都是套路。”
“偏偏很多大妈就喜欢买这种。真要是有这么好,人家为什么不固定下来做生意?而是今天这个城市卖,明天赶紧走去其他城市?”
“很明显,这就是心虚,生怕别人找麻烦,赶紧溜。”
……
胡杨笑道:“问题出现在那块骨头,那不是真正的骨头,假的。”
大家听了,恍然大悟,骨头都造假,这些人为了赚钱,真是没有底线,专门骗没有见识的大妈大婶。
“看我去揭穿他!”鲁大强嘿嘿一笑。
可他没有行动,那边有一个大爷已经拎着一块还带着肉的骨头,一把放在砧板上。
“小伙子,我这块骨头,刚从市场买回来的,你这摊上的刀,只要能砍断它的,我都要了。”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就是豪横,全包了的节奏,问你怕不怕。
只见摊主眼神有点闪躲,故作委屈道:“你这骨头还有油腻,这不是弄脏我的刀吗?大爷,您……”
他没说完,鲁大强凑热闹说道:“人家大爷都说了,你要是能砍,刀的质量没问题,大爷都要了,你怕什么被弄脏?还是说,你这刀不能砍真正的骨头?”
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马上意识到问题。那些已经给钱买刀的人,也忽然不走了,都纷纷要求老板砍一下那块骨头。
大爷是真的生气,上次他家老伴就中了招,买了一把刀回去,一砍骨头没事,刀反而卷了。丢了脸面不说,害得自己老伴生闷气,连续两三天没有吃好睡好。
因此,再看到这种卖刀的,他就忍不住过来砸场子。
鲁大强也不等那老板说话辩解,直接拿起摊子上的一把刀,往那块骨头一砍,刀刃立即就卷了起来,非常难看。
那老板马上意识到事情败露,暗道:糟糕!
他心里已经把鲁大强和那位大爷给恨上,他妈的!跟你们无冤无仇,我就混口饭吃的,为什么搞我?
现场的人立即暴动,纷纷要求给个说法,那些已经给钱的,则是要求退款。
大爷很满意鲁大强的作风,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兄弟不错嘛!”
“嘿嘿!还是您老厉害……”
得!两人居然商业互吹起来,看得直播间的观众纷纷无语,果然这家伙就是个逗比。
另外,已经有人报了警,将那位老板围着,不让他离开。
而网民则是发了视频到网上,顺便@了十八子公司的微博:有人败坏你们公司产品的声誉,你们难道没意见?
得!十八子官网马上回应:多谢举报,这就来!
本来,这就是一个小案子,就算报了警,派出所也不会很重视。但十八子那种大公司都打电话过来,就不得不按照大案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