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txt-第340章:放他與魯王鬥一鬥分享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甘露殿内。
李世民深深地望了眼堂下的李承乾。
“你真的已经准备好了?”
“当然。”
“有些人,还是要给他一些教训才行。”
“否则,他不是要无法无天了?”
李承乾抬头看向李世民道:“而且,若是被旁人知道此事,这天下的人岂不是都会认为儿臣软弱可欺?”
“也对。”
李世民轻笑了下道:“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我这当父亲的就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我只想提醒你一句,有些时候要先谋而后定。”
“你今日之事,办的并不妥帖。”
说完这句话后,李世民便摆了摆手道:“去吧,去坤宁宫那边看看,那丫头受了刺激,很需要你的安慰。”
李承乾也没迟疑,拱手应是,随后便迈步出了甘露殿。
李世民双目微微密封,望着李承乾的背影思绪万千。
作为父亲,他想与李承乾说的有很多。
但他毕竟不止是李承乾的父亲,他还是这天下的君主。
因为这个身份,他也不能与李承乾说的太多。
他只能点到为止的提醒他。
以及用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他。
良久后,他回过神来,轻声呼唤道:“周公公,可有查到线索了?”
随着他的话音,周公公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直面朝李世民拱手道:“启禀陛下,臣查了所有与那日之事有关的人等,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鲁王殿下。”
“那日便是鲁王殿下派人诓骗卢小姐出门,随后又买通明卫两人,随后趁侍卫换岗之时将许昂送入皇宫的。”
“鲁王……”
“竟然是他……”
李世民笑了:“我这弟弟,竟还有这样的本事呢?”
本来李世民还以为这些都是李泰谋划出来的呢。
但现在看来,李元昌似是已经安耐不住,想要对李承乾下手了。
李世民眯了眯眼道:“你觉得,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闻言,周公公微微欠了欠身道:“老奴不敢妄言。”
见状,李世民挑了挑嘴角,挥手道:“朕恕你无罪。”
听闻这话,周公公也不迟疑,直接拱手道:“老奴觉得,应该放任秦王殿下与鲁王斗一斗。”
“为何?”
李世民挑眉问。
“一直以来,秦王殿下都是随遇而安,不与谁争,更不与谁抢。”
“但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毕竟秦王殿下日后必然是要为陛下分忧,担当大任。”
“所以老奴觉得,与其让殿下整日无所事事,不如让他与这些人斗一斗。”
毒妃倾城:皇帝太心急
周公公满脸认真道:“这样也可以早一点让殿下见识到权力斗争的残酷,早一点适应这一切。”
“你说得对,但是也不对。”
“是要放他与鲁王斗一斗不假。”
“但这家伙可不是不知道权利斗争的残酷。”
“毕竟他早就与我说过,他讨厌与人争抢。”
李世民摇头苦笑道:“或许这些阴影是我给他带来的吧……”
他自是不知道李承乾为何每日如咸鱼一般什么都不做。
他只以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李承乾见到了他们这一辈兄弟相残的惨状。
所以才不想争,也不想抢,只想做个逍遥自在的小王爷。
李世民轻叹道:“行了,你先下去吧,接下来的事儿,你一定要全盘盯着,任何一个细节也不要错过。”
“朕也想看看,他究竟会怎样报复李元昌……”
“老奴明白。”
话落,周公公便缓步退出了大殿。
李世民独自立于殿中,望着门外怔怔出神。
“李承乾呀李承乾。”
“让朕看看吧,看看你还有怎样的能耐……”
……
坤宁宫内。
自打出了那事儿之后。
卢婉洁便再没出过自己的小院子。
每日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出门,也不与人说话。
李承乾进入房间后,扫视一圈才看见缩在角落里的卢婉洁。
此时的她,脸色蜡黄身材消瘦,李承乾看了亦是心痛不已。
而他心里对某人的憎恨,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他咬了咬牙后,长长的呼出口气,随即迈步走到她身边,蹲下身,抬手轻轻抚摸了下她的额头。
卢婉洁缓缓抬起头,望着李承乾,泪水一下子涌出眼眶。
李承乾直抬手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安慰:“没关系,都过去了。”
卢婉洁躺在他怀中,紧紧地抿着嘴巴,良久才吐出了两个字:“我怕……”
听闻她那颤抖的嗓音,李承乾是更加心痛,也更加自责。
“别怕,我在呢。”
李承乾拍了拍她的后背。
他实在没想到,这些遭乱的事情,最后竟能落在卢婉洁的身上。
难道这些人,连祸不及家人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卢婉洁缓缓抬头,望着李承乾,双眼充泪:“你会不要我么……”
“不会。”
“我这辈子想娶的只有你。”
李承乾抬手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水:“哪怕父皇不同意你做我正妃,我也会尽全力去争取。”
听闻这话,卢婉洁紧紧地咬着嘴唇,泪汪汪的望着李承乾。
李承乾轻叹声,轻抚她的面颊道:“对不起,我以后再不会让你受到丝毫伤害了。”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卢婉洁哭的声音更大了。
她直抬起双手紧紧地环住了李承乾的腰,放声大哭。
见她那模样,李承乾满是心疼,但他也不知用怎样的言语去安慰对方了。
他也只能将对方紧紧地拥入怀中。
两人就这样相拥无言,良久都未放开。
最后还是李承乾开口道:“紫桃姐姐醒了么?”
“嗯……”
卢婉洁缓缓地点了点头。
李承乾将卢婉洁从地上搀扶起来:“要不我们去看看她吧……”
“好……”
……
那日若不是紫桃舍身护主,怕是卢婉洁的清白就真的要被许昂给毁了。
但紫桃也因此被许昂给打成了重伤,直到现在也还不能下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并没有因为这重伤而丢掉性命。
现在的她,每日都有长孙皇后派来的御医以及小丫鬟的照顾着,倒也恢复了许多。
当李承乾与卢婉洁来时,她也已经能从床上坐起来了。
见李承乾与卢婉洁过来,紫桃赶忙要下床施礼。
可还不等她动,李承乾便上前将她给拦住了:“紫桃姐,跟我就没必要那么客气了。”
“我今日来,就是想特意感谢你一下的。”
“若不是你舍身护主,婉洁就危险了。”
闻言,紫桃干笑了下,看了眼卢婉洁后,低头道:“这都是做奴婢应该做的……”

熱門都市言情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愛下-第337章:竟能是她出事兒了展示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秦王府。
不知为何,这日早上起来,他的右眼皮就跳个不停。
鬼吹灯前传5巴蜀蛊墓
他只觉得心里慌慌的,却又不知这是出自于何种原因。
见李承乾那一脸不痛快的模样,小初子不解的问:“殿下,您这是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
“不是。”
李承乾长长的呼出口气,道:“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有些心慌,好似有什么事儿即将发生一样。”
“啊?”
小初子挑了挑眉,随后笑道:“这有什么的。”
“殿下身上发生的事儿,十有八九都是好事儿。”
“唉,谁知道呢。”
李承乾胡乱的摆了摆手道:“你先下去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会。”
听闻这话,小初子也不再多言,径直拱手,随后直转身离去。
也就在小初子刚刚走出房门时,忽而看见周公公疾步跑来。
见到自己老子,小初子有些狐疑的挑了挑眉:“您咋来了?”
“殿下在吗?”
“就在屋里。”
香江依旧青山在 三生圆梦
闻言,周公公下意识的就想迈步入屋。
可是当他脚迈出去后,忽然又收了回来。
他抬头望了眼小初子道:“殿下的心情怎么样?”
“还好啊,怎么了?”
小初子望着自己老爹那紧张的脸亦是有些不解。
以往周公公哪怕是遇上了天大的事儿,也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性子。
可今日,他竟然露出了这等模样。
难不成殿下的预感是对的,真的出大事儿了?
看小初子愣愣出神也不说话,周公公重重的叹息一声:“罢了罢了,还是我自己去找殿下说吧。”
话落,他直径迈步进入主屋。
见到他来,李承乾有一丢丢的小意外。
只是稍微愣神后,李承乾便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问:“周公公,可是我父皇传唤我入宫?”
漫威之我是剑齿虎
“正是。”
周公公点了点头。
这倒也不是李承乾未卜先知。
主要周公公的身份便是李世民的近臣。
若是他来自己这,无外乎就是为了两件事儿。
一件是为了颁布李世民的旨意,第二件事儿就是李世民传唤自己入宫。
所以听闻周公公的话后,他也没有迟疑。
李承乾径直开口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就走吧。”
都市 至尊
话落,他便想往门外走。
可周公公却将他给拦住了。
周公公满面干笑道:“在带殿下入宫之前,老奴有几句话想说。”
“什么话?”
李承乾有些不解。
周公公昂了昂首道:“自古以来,皇宫之内都不容见血,希望殿下今日不论如何都要克制自己的脾气。”
“也请殿下务必相信,陛下一定会给殿下一个满意的交代。”
闻言,李承乾亦是满心不解:“周公公,您与我说这番话是何意?”
周公公微微叹了口气,没有就此事多说,只道:“殿下还是先与老奴入宫吧,待到了宫内,就都知道了……”
说完,他率先转身,迈步向屋外走去。
李承乾在原地愣了会,随后也跟了上去……
……
甘露殿内。
端坐主位的李世民面沉如水。
紧咬着后槽牙的他,气得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实在想不到,在皇宫之内竟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更想不到有人竟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胆敢做出这种事情。
可在愤怒之余,他也有些发愁,一会该如何与李承乾解释。
也就在他满心惆怅与无奈之际。
只听外面传来了李承乾的声音:“父皇,你找我?”
伴随着声音,李承乾迈步走入甘露殿。
不过刚进来,他就忍不住愣了下,因为他看见了跪在李世民面前的许昂。
望了眼许昂,李承乾高挑眉头:“父皇,他怎么在这?”
收到来自李世民的紧张值+999……
三个九?
听见系统提示音的李承乾直接被吓到了。
李世民见自己,竟然会紧张?
李承乾歪着脑袋,满脸不解的望着李世民。
见儿子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李世民抿了抿嘴:“其实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儿要跟你说。”
“有什么事儿,父皇请说便是。”
李承乾干笑了下道:“父皇何必与儿臣这么客气呢。”
说实话,见到李世民那副表情,李承乾心里面也开始紧张了。
本来,他就一上午心神不宁的,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而他也有预感,那件不好的事儿,或许已经发生了,李世民叫自己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儿的。
看着李承乾,李世民几次欲言又止。
最后他直咬牙道了句:“你先去你母后哪里看看婉洁吧……”
听闻这话,李承乾如遭雷击,大脑一片空白。
李承乾怎么想也没想到,竟能是她出事儿了……
他直呆呆地望了李世民一眼,随后直甩开两条腿朝着坤宁宫的方向奔去。
待到了坤宁宫后,他老远就看见坤宁宫的那些人皆耷拉着脑袋站在大殿外。
那模样,简直就像死了自己亲娘一样。
显然是长孙皇后已经发了很大一通火了。
但现在,李承乾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听闻卢婉洁出事,他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一路跌跌撞撞,几乎是爬进坤宁宫大殿的。
而见他进来,长孙皇后亦是起身过来。
霸王 別 姬 小說
见李承乾衣服也刮坏了,手也磨破了,也不由得有些心疼。
可也不等她说话,李承乾便声音颤抖的问:“她呢?她人呢?”
长孙皇后微微侧身,目光朝着一侧的小卧房望去。
透过纱帘,隐约可见那小卧房内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李承乾吞了口唾沫,想要走过去,却又将迈出去的腿收回来了。
他回头望着长孙皇后:“母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唉……”
长孙皇后叹了口气道:“这事儿说来也是怪我呀……”
接下来,她便将今日发生之事,全权与李承乾述说了一边。
在许昂进入皇宫之后,就遇上了卢婉洁与紫桃,并对卢婉洁图谋不轨。
人高马大的许昂,只三下两下便将站于卢婉洁身前的紫桃打翻。
随即拉扯着卢婉洁的手腕,不顾她的哭喊,硬是将其拉到了僻静处。
若不是后来紫桃拼死护主,死死的抱着许昂的大腿不放,为侍卫到来争取了时间,怕是卢婉洁真的要遭到不测了。
“她没事儿,只是受了些惊吓。”
长孙皇后拍了拍李承乾的肩膀:“你放心,她现在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睡一会就好了……”

t2f10人氣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起點-第289章:改變這個時代分享-b9fal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长安城内,风起云涌。
大理寺内,焦头烂额。
李世民也被这些事情给烦扰的不行,连看奏折的心思都没了。
也就在他愁眉不展时。
李承乾忽然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
他直走到李世民身旁,憨笑道:“父皇……”
“滚滚滚。”
“没看朕正烦着呢么?”
李世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直接下了逐客令。
“您看看,我还没说事儿呢您就要赶人了。”
李承乾故作不满道:“那我可把这赚钱的机会给别人了嗷,到时候父皇可别说,儿臣有好事儿没想着您。”
“嗯?”
李世民抬头望了李承乾一眼:“你小子又想出什么鬼主意来了?”
“当然是赚大钱的好主意了。”
暖情错爱
千亿老公的新娘 忘乔
李承乾直道:“若是此事能成,父皇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坐在皇宫内,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钱财涌入皇宫,涌入父皇的小金库里。”
嗯?
还有这好事儿?
李世民有些难以置信,望着李承乾道:“我怎么觉得你小子是有什么阴谋呢?”
“得得得,父皇不要拉倒,我去找程伯伯。”
说完,李承乾直接就要走。
“站住!”
李世民起身叫住了他。
“干嘛?”
“您不是信不着我么。”
李承乾有些不满的翻了个白眼。
“朕就想听听你到底想到了什么主意。”
做人不要太绝 伪装cl渲染腹黑
李世民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喉咙道:“如果是好事儿,朕自然会答应。”
“但如果是坏事儿,朕定罚你!”
这果真很李世民……
李承乾对于自己老子这德行也是无奈了。
他直接将自己对于钱庄的构思蓝图与李世民述说一遍。
临了他还不忘来一句:“若是天下财富,都尽数掌控在父皇手中,您觉得,这天下谁还能造反?”
“亦或者说,没了钱作为支撑和依仗,谁还有那个本事造反?”
李承乾所在乎的和长孙无忌与卢青不同。
他想要改变的是这个时代,而并非是为谁谋利。
他很清楚,一旦财富都被国家掌控后,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
故而,他才会左右撺掇,来谋划这件事儿。
从控制粮食之后,再到后来的控制知识等,这已经让李世民愈发认识到控制社会资源的好处了。
此刻,听闻李承乾又有控制新资源的方法,李世民说不心动那绝对是骗人的。
他思索了一会后,道:“既然你的想法都这么成熟了,那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做吧。”
“如果有需要我出面帮忙的地方,你只需要与我说来便好。”
“没什么需要您帮忙的。”
“您就只需要坐在皇宫,等着那些钱财源源不断的给您送来就好。”
听闻他答应了,李承乾那是相当高兴的。
毕竟李世民接受的新鲜事物越多,他能改变这时代的机会也就越大。
自打他开始掌握风能运用之后。
他就能看见,这时代的未来已经开始改变了。
以现在的进展来说,他有绝对的自信在三年内,研制出蒸汽机来。
退婚
他甚至已经开始想象,若是有一天蒸汽机问世,该如何推动工业发展了。
……
时代,在不知不觉间悄然改变着。
而李承乾也为了早日见到大中华强大那天,通过他的方式努力着。
只是,他似是忘了。
现在想那些还很早。
只在这长安城里,他就还有很多事儿没有解决呢。
例如,李元昌与博陵崔氏,例如躲在暗处隐忍不发的李泰。
例如,那些表面屈服却满肚子怨愤的世林家族们。
位面养成系统
当然,还有一个人,做梦都想亲手杀死他。
那便是赵有林……
说到赵有林,就不得不提,这人在撤出战场之后的遭遇。
他带着两万多三番士卒,一路北逃进入薛延陀境内,准备投奔薛延陀。
可还不等他靠近薛延陀领土,便被夷男可汗派兵拦下了。
灵台方寸记 相濡以沫T
夷男可汗只对赵有林说了一句话:“若再向前一步,薛延陀将士便会即刻对你发动进攻。”
正如李承乾所说的那样,没人会为了这两万来人得罪大唐。
就算他夷男现在在混的风生水起也一样不敢因为他这点人马,就去招惹大唐。
所以,赵有林只能带着自己那些残兵败将,继续向西行进,一路进入西突厥境内。
也是赵有林的运气好,西突厥现在正处于混乱之际。
生肖 守護神 小說
他的到来,不仅没有被各大势力排斥,反而还被争相拉拢。
这样一来,倒也直接使得他在这里混的如鱼得水。
而这一次,赵有林并没有选择投奔任何人。
他的首要目标,只有一个,那边是自立门户。
在东北三番的经历使他明白,很多时候不能在自己头上悬把剑,那会使得他束手束脚。
因为他不知道,何时那把剑就会落下来将他刺死。
而他想找李承乾报仇,就不能有这种束缚存在。
所以,他也不允许再有人来束缚他。
在抵达西突厥境内的当日。
赵有林便带领两万三番残兵,灭掉了两个中小型的部落,随后原地招兵买马占地为王。
而且他的统治理念与中原一模一样,不做可汗只做王,不接受依附只接受吞并。
这虽说引来了许多部族的不满,但他手下那两万多三番残兵也不是开玩笑的。
只短短几日内,他便灭掉了十余个部族,抢掠财宝与人口无数。
而这些也都是在李承乾还未回到长安时发生的。
待到李承乾回到长安时。
总裁的完美甜心
赵有林便已经占领整个金山地区,而且还在以一种非常迅猛的速度向西扩张。
甚至在三日前,他还引兵与焉耆打了一仗,占据了焉耆大片领土。
现如今,他拥有的人口以超过两百万,势力板块更已经比当初的东北三番总和还要大了。
可这对于赵有林来说就是终点了吗?
并不是……
他的野心很大,他可是要杀了李承乾的。
他还要让大唐为当初看不起他而付出代价。
当然,还有薛延陀……
赵有林是个很记仇的人。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夷男在自己面前摆出的那副嚣张嘴脸。
王帐之内。
赵有林望着版图,眼眸阴沉,嘴角挂着冷笑。
“等着吧,都等着吧。”
“早晚有一天我赵有林会带着一身光彩归来。”
“欺过我的人,辱过我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李世民、李承乾、李听雪、夷男、你们所有人都得死……”

4amy1熱門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262章:下落不明閲讀-vxb27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李承乾为了掩护农场民夫与乾字营收割最后的农作物,而孤身引走敌军。
并且在之后就没有回来。
婚宠1001夜
一天,两天,三天……
李勣抵达了河套地区之后,他几乎什么都没有做。
没有直接前往前线,更没有指挥大军作战。
他只指挥着那些人,到处寻找李承乾的身影。
可到最后,找到的只有李承乾剩下的那杆染血的银枪,以及那匹不知道跑到何处又跑回来的白马。
望着手中长枪。
李勣只觉得满心苦涩。
这让自己如何与李世民交代呀……
屠場
可不管怎样,他还是要将这消息呈报给李世民。
当李世民收到消息时,也已经是十日后的早朝了。
这一日,李世民照例先听各地传来的报告。
然后再讨论关于东北战争方面的事儿。
也就在李世民与大家讨论之时。
门外忽然进来了一名神武军甲士。
他面朝李世民单膝跪地道:“陛下,宫门外,有来自边关的急报!”
李世民皱了皱眉,挥手道:“宣。”
那神武军下去,不多时一名手捧银枪的士卒走了进来。
只到宫门时,他便双膝跪地,随后用膝盖当脚走,一路到了殿中。
“禀陛下。”
“秦王殿下于十日前,为护农场孤身引开敌军,不知所终。”
“直至五日前,我军在樊山发现战斗痕迹,并在地面上,找到了这杆染血银枪。”
“经秦王殿下的下属辨认,此枪正是殿下当日所持……”
“且经后续我军抓捕的俘虏交代,那日殿下于樊山与敌军血战。”
他高捧手中银枪,低垂着脑袋:“重伤之际为不被敌所擒,选择了跳崖……”
听闻这番话,李世民如遭雷击,愣在当场久久都未回过神来。
他嘴唇颤抖着问:“他人呢,现在在哪?”
那士卒抬头望了李世民一眼,随后再次低头,咬牙道:“至今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
这不就是用来安慰自己的话么?
重伤之下又跳崖,怎能有活命的可能呢?
那瞬间,李世民都已经坐不稳了,若不是用手支撑,怕是就要一脑袋撞在桌子上了。
良久后,李世民抬起头,望着满场众人:“现在朕要御驾亲征,谁还阻拦?”
众人互相对视,最终都没说话。
李世民的眼眸,杀机弥漫。
“传令三军,明日开拔,随朕一同赶赴燕山。”
李世民缓缓起身:“就算是荡平了燕山,朕也要将东北三番亡族灭种!”
话落,他猛然转身向后宫走去。
周公公就跟在他的身后。
望着李世民那逐渐开始变得佝偻宛如苍老了十岁般的背影。
尤其是看他那颤抖的肩膀,便能知晓他的心情并不像在朝堂上表现的那般平静。
自打唐立于长安开始,周公公就跟随在李世民身边了。
他亲眼看见过李承乾出生时,被李世民抱在怀中,他的那份欢喜。
他亲眼看见过李承乾会读书能写字时,李世民眼中的骄傲。
他更亲身经历李承乾只要做出一点成绩,李世民就能喋喋不休与自己说个半天。
李世民对李承乾的那份爱,虽不露在表面。
但却也不比宠冠诸王的李泰差多少。
只不过一个宠在里,一个宠在外。
这种时刻,也只有天知道,李世民会有多伤心……
……
在李承乾从悬崖跳下去后,直接落入奔腾的黄河水中。
凈域 九流寫手
人也在那时昏睡过去,还未来得及沉底,人便被湍急流动的黄河水卷走。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好象是一两个时辰,又好像是有一两世纪。
当他恢复神智,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破旧又简陋的穹顶。
没有死吗?
还是又穿越了?
李承乾对自己还能睁开眼睛,有些意外。
虽然刚刚恢复神智,但他百分百确信自己是活着的。
而且没有穿越,还是在大唐。
如果人死了,就感到外面传进来的阳光刺眼。
如果没在大唐,就不会感受到身上那近乎钻心的痛。
我的恶魔律师
那感觉,就好似有千万只蚂蚁在自己身上啃咬。
那感觉,就好似有千上把小锯在割自己的骨头。
他只是睁开眼一瞬,很快就再次晕了过去。
当他第二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还是亮着的。
他不知道自己又昏迷了几日,不过身上的疼痛确实已减轻了许多。
他虚弱地喘了几口气,眼珠慢慢转动。巡视了好一会,才总算把自己的所处之地看了个大概。
这里是一间简陋的小茅屋,很小很小。
屋内除了他所在的炕塌,房中就只摆了一张桌子,连衣柜或者箱子都没有。
所谓家徒四壁,也就不过如此吧……
他闭上眼睛,平缓自己的心绪。
想来,应该是自己跳崖落入黄河后,被黄河下游某户人家给救起来了。
说来也真是幸运。
这也能让自己活下来。
可说到底,这事儿还跟他自己以前的操作有些关系。
毕竟为了避免被李世民揍得太痛,他可是买了周泰的抗揍技能包。
周泰的生命力在前文就说过了,堪称打不死的小强。
而李承乾有了他的生命力,如何会死呢?
对自己没有死这事儿。
李承乾还是很开心的。
他恨不得大笑三声来宣泄自己的兴奋。
可惜,他没那个力气。
接下来,他想活动一下,感受自己的伤有多重。
结果他才稍微一用力,那剧烈的刺痛感又蜂拥而至。
醉紅顏:腹黑掌門掠嬌妻
专属妻约 云小乖
那种难以承受的痛处,让拥有了周泰抗揍能力的李承乾,也忍不住痛呼出声。
紧接着,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人也再次昏迷。
等到他第三次苏醒的时候,现眼前已变的昏暗。
身边的窗外一片漆黑,只是微弱的烛火之光从另一侧传来。
吃了一次教训,李承乾不敢再活动自己的身子。
他象木头似的躺在那里,眼珠转动,向茅屋内唯一的光源看去。
破旧的木桌上摆放一只黑黢黢的油灯,桌旁坐有一人,一个村姑打扮的女人。
李承乾看不清楚她的模样,也无从猜测她的年纪有多大。
“呃……”
李承乾想说话,问问她是谁。
他发出的声音,宛如是猫挠玻璃一样难听。
婚心计:缠上小蛮妻
他没有说出话来,但发出的声音还是惊动了对方。
村姑身子一震,急忙站起身形走到李承乾近前。
她满脸关切地看着李承乾。
好一会后,她才满脸兴奋的对外呼喊:“行了行了,爹爹他醒了!”
由于她是逆光而站,李承乾还是看不清楚她的模样。
只看到她的一双堪比星辰的双眸……

lz0sq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259章:只想要他的命熱推-fje0u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从大唐向奚族发兵开始,再到奚军与大唐对峙。
这里面的每一步,都能看见赵有林的身影。
是他让奚军诈败,并且明摆着告诉大唐,己方就是诈败。
就是要撤退,你们敢不敢追?
最后,凉州军团追上去了,并州军团也追上去了。
可结果呢?
东部凉州军团被奚霫联军击败。
南部并州军团被奚与契丹联军击败。
他几乎在战争开始前,就算到了大唐将领的每一次部署。
若非如此,他那里来的时间,去联络霫与契丹二番呢?
在随队击溃了凉州军团后。
赵有林便趁乱带领帐下五千骑卒脱离本阵,在北漠草原上神不知鬼不觉的绕了一大圈,直击大后方的李承乾。
旁的不说,单凭这份军事才能,就足以证明他的能力不凡了。
只可惜,他现在已经站在大唐的对立面了。
待到赵有林带着五千骑卒奔袭到距离农场不足五里之时,前方渐渐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人坐骑白马,手提银枪,虽十二三岁的年纪,但却气势惊人。
而这不是李承乾还能是谁呢?
此时手握优势的赵有林也不着急让骑兵冲锋。
他带着几名副将出了本阵,纵马奔到距离李承乾约五十步的地方站定。
“李承乾,你怕是做梦也想不到,你也有落入今天这样窘境的时候吧?”
他的话里话外,透出一股子讥讽。
西遊之幕後大BOSS 子木007
似是他现在,就比李承乾要高出一头一样。
“窘境?真没觉得。”
李承乾的脸上依旧挂着轻蔑的笑:“若你真有能耐,不如与我过两招?”
过两招?
开玩笑呢?
奚族前三甲的猛士,都被你给杀了。
你要跟我过招?
赵有林摇头笑道:“李承乾,我承认在功夫上面我不如你,但指挥大军作战,我甩你十万八千里。”
“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谁的忌日还不一定呢。”
流星下的誓言
李承乾望了眼赵有林,笑的阴郁。
“就凭你帐下这些废物,我若想走,怕是没谁能拦得住我。”
“好小子,我倒要领教领教,你有多厉害!”
还未等赵有林搭话呢。
他身旁的一名副将便纵马本上前去。
他的速度太快,赵有林根本来不及阻拦。
旁人不知道李承乾的厉害,可他是亲眼见过的。
河源城外,斩敌将三人,可不是开玩笑的。
可现在就算他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那副将挥舞着长长的马槊朝着李承乾冲杀而来。
片刻后,双方便缠斗在一起。
之间,两人催马来回奔驰,李承乾舞动银枪上下纷飞,如银龙飞舞。
而那奚将挥舞长长的马槊也宛如笼罩在大地上的乌云般。
每一次双方战马交错而过,便会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明明是两个人之间的战斗,但却给人一种正在观摩两军对垒一般。
奚军将士望着眼前情景亦是热血沸腾。
情不自禁的用拳头撞击胸口,为己方战将加油助威。
李承乾与那奚将连战五六个汇合,不分胜负。
要知道,李承乾可是融合了马超的模板的。
此时的他,就是当初小吕布锦马超本人。
但这人却能与李承乾战了个平分秋色。
由此可见,眼前这人的实力的确很强。
随着战斗越来越激烈,众奚军将士喊得也越来越大声。
到最后,音量之大简直震耳欲聋。
而场内的李承乾也越打越兴奋。
至从融合了马超的模板之后,好似这天底下都没有对手了一般。
鼎盛焚天 爵心兑日
从他出道至今,从没遇上过一个像样的对手。
末世狙神 关门
每个男儿都有个征战沙场的梦想。
他也不例外。
今时今日与敌对垒,而且还是旗鼓相当的对手。
这让他如何不兴奋?
银枪在他手中就宛如化作了一条有生命的银龙般,龙吼连连,威势赫赫。
可他越打越兴奋,那奚将却越打越心惊。
恍然间,他似是真的看见有一条银龙向自己怒吼。
刚开始时,奚将还能应付李承乾的攻击。
但随着李承乾将本领展开,迅猛招式如黄河决堤般泻而下时,奚将也渐渐地开始捉襟见肘,应对乏力了。
也就在两人交手十个回合之际。
奚将的马槊被李承乾猛地一抖枪杆挑飞。
还不等那奚将回过头,只凭余光便看见一杆银枪幻化做一道电光直奔他的哽嗓咽喉而来。
奚将不禁亡魂皆冒,千钧一发之际,他只能丢弃马槊,弯腰闪躲。
可这时候在闪躲显然已经晚了。
耳轮中只听噗!
抬眼在看那奚将时,便能看见,他的肩膀,已然被李承乾的长枪洞穿。
此时这奚将也再无要与李承乾一决高下的意思了。
隐婚娇妻:总裁心动百分百
他当即捂着肩膀,调转马头往己方的军阵逃去。
可李承乾现在杀心以起,哪里会那么轻易就放过他?
当即策马扬鞭,追赶上去:“奚奴休走!”
就在李承乾准备提枪一击将那奚将刺落下马时。
奚军的军阵中冲出六员悍将,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李承乾。
李承乾被十几员悍将围在中间,形势似乎对李承乾非常不利。
但李承乾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惊惶的神色,依旧挂着那抹轻蔑的笑。
也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李承乾马上就要上去一挑六的时候。
李承乾忽然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举动。
他猛然催动战马,调转回头,带着那两百乾字营夺路狂奔。
獸人部落之我是男人
虽然打得有些上头,但李承乾可没忘了自己来的目的。
他就是要吸引赵有林的注意力将其引开,为长孙冲与程怀亮争取收割庄稼的时间。
赵有林对李承乾念念不忘的恨,几乎深入骨髓。
他做梦都想着亲手砍下李承乾的脑袋,以雪当年在长安城他赋予自己的耻辱。
此刻见到李承乾逃跑,他怎可能放弃?
当即便带上全部人马朝着李承乾逃跑的方向追杀上去。
可也就在他们即将追上李承乾之际。
曾經深愛成灰燼
等待良久的两百乾字营士卒忽然从玉米地当中冲杀出。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着实让许多人没想到。
两百乾字营甲士直径突入人群当中,趁着对方慌乱之际,连续将手中长矛向前递出。
对方人数众多,并且马速很快。
乾字营甲士只是胡乱向外刺都能刺中人或者是马的身体。
顷刻间,战马的嘶鸣声,人们的惨叫声连成一片。
可就算如此,赵有林也不想与这两百人纠缠。
完全无视了这边的变故,继续喝令帐下士卒追击李承乾。
数十人的伤亡,在他眼中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因为这些,远没有砍下李承乾的脑袋重要……